风流的小田甜第1一5章   人妻小说 

本篇最后由 ptc077 于 2016-11-19 09:50 编辑
?第一章。小田甜和陶肖文
? ?? ?? ?? ?? ?? ?? ?? ?? ?? ? 第一节
桃花沟村的陶小雨娶了个风骚漂亮的媳妇。名字叫做田甜。
田甜和陶小雨的婚宴上。喜酒敬罢,将二人热热鬧鬧的送进了洞房,不免会
有一场男女交媾的大战。从此桃花沟上又多出一个甜美迷人,又才气十足,刁灵
古怪的小娘们。—个娇艳貌美。又柔情似水的小田甜。
陶肖文做梦也沒有想到,就是这个貌美如花。娇小玲珑。叫田甜的新媳妇小
美人,竟然就在新婚后的第五天会登上他的家门,搞得他是措手不及:「小……
小田姑娘,他新嫂子。你有事吗?」看着娇艳动人的小田甜娇笑着走了进来。陶
孝文不觉心中扑通扑通直跳。这个新媳妇长的可真是既甜美又可爱。一双眉眼,
时时神采飞扬,露出娇媚诱人模样。甜甜的小脸蛋,一笑就露出两个甜甜的小酒
窝,可以说是桃花沟第一美人。的确是个人见人爱的小美人。
「你別这样叫我。什么他新嫂子,多别扭啊,就喊我田甜好啦,我也不喊你
什么叔叔尝,叔叔短的,就叫你肖文哥好么,嘻嘻。我姓田,你姓陶,咱们八辈
子也挨不上边儿,我可不想一下子冒出这么多叔叔大爷来,比蚂蚁还多,可惜沒
有一个是正宗産品,嘿嘿,我说的不错吧!」田甜娇媚的小嘴说出话来更是有味,
压根沒有把桃花沟的男人们当作个人看。
「你这孩子,说话怎么沒有个套数!」陶肖文看着一脸娇羞。又俏皮可爱的
小田甜。无可奈何地摇摇头,但是心裏却想,自己也不过才三十岁。让一个二十
岁的小女人喊自己叫叔叔,听着也是不太舒服,喊句大哥还差不多。
「是谁沒有了套数?我看你才沒有套数呢。我今天上门就是专门找你后帐的。」
田甜温柔地一笑,搬张椅子在陶肖文对面坐下,那一步裙下,露出一双白嫩的小
腿。如同白莲藕一样在晃来晃去。是那么的诱人。也不知道着裙底下是什么景象。
让陶孝文的心裏有些发慌。很想揭开裙子看看裏面的风光。
陶肖文被田甜晃得一片迷茫,一脸不解地问:「田甜,我什么时候沒有了套
数?你的话我怎么听不明白呢?是我什么时候得罪了你呀。来找我的后账。」
「陶肖文,你別以爲自己文采过人,文人风骚,就了不起了,其实你那天出
的上联,我早已听懂你的天外天,话中话,情外情,花儿开,水在流,真情纯如
冰,却无一人听懂天外之声的真正地话外之音,难道还要我说明白吗?说出来可
就显不出来你文人的风采了。」田甜说的沒有套数,原来就是指得是那副对联。
陶肖文哑然一笑,摇摇头说:「我这句上联可真是沒有別的意思,只不过是
随口而出的。请你別往心裏去。」
「哼!」田甜冷笑一声:「我能不往心裏去吗。我说大诗人,你別嘴上说沒
有別的意思,其实你的对联裏却是別有用心,就是想勾引別人。想勾引我这个新
媳妇和你发生点什么事情。你说是不是呀。田甜一脸坏笑的看着陶孝文。又说。
你的天外天自然指得是另外一片天空,对我而言,指得是我和小雨之外的那片天
空;话中话,是指你心中有话却说不出口;情外情,是指你的情外情吗?但是这
又不可能,因爲你是单身一人,有情自然也在情理之中,这显然指的只能是我,
你希望我在和小雨得感情之外。再多出一段感情,说白了就是要和別的男人来通
奸偷情。
或者说就是要和你这个流氓来通姦偷情。你说对不对?说道这裏。小田甜故
意停了一会儿。羞怯的看着陶孝文。陶孝文的脸上红红的。田甜又接着说。水在
流,证明你的思想在飞;花儿开更是说明你在叹息,意思指得是我已经名花有主
了,成爲了他人之妻。让你不能再佔有我;真情纯如冰,说明你有一片真心像冰
一样纯洁,但是又像寒冰一样凄凉,被人拒之千里之外;却无一人听懂天外之声,
意思更是表明了,这个世界上怎么沒有一个人懂得你的爱心,明白你的真情,真
正理解你的心情!也就是想和我发生另一种感情。却又碍于各种原因。而不能够
发生。我说的是吗。陶孝文。你的这些话,却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对着我。—
—一个喊你叔叔的新侄媳妇说出来呀!田甜嘴裏说着。脸上虽然还在笑。嘴裏却
在步步紧逼。陶孝文。你是什么用心,你居心何在?你不是话中有话,別有用心,
还能指得是什么?!「
「我——」陶肖文被这个小女人。理解的真是如同一块冰一样,水晶透明,
无一点可遮可掩之处,说句心裏话,面对着这样一个甜美可爱,聪明过人的漂亮
女子,他是的确动了心的。想和他发生点什么,但是根本又不能说出口来。只能
呆呆的笑着。不觉心中扑通扑通的直跳。
「你什么你!」田甜却得理不饶人,格格一笑:「陶孝文。其实那天我不光
是听懂了你的对联,明瞭了你的不纯目的。而且也已经想出了下联,只是当着衆
人的面前,我又怎么好意思说出口呢?你简直就是故意欺人,明明知道人家就是
能够对的出来,也说不出口,却偏偏出了这副话中有话的上联,真是气死我了!
你这个流氓。让我怎么说你好。」说着。田甜的脸上露出一抹娇羞。两颊飞起了
红云。
陶肖文这才着时大吃一惊:自己到现在还沒有想出下联来,她却当时就想了
出来,可真是个奇人奇才奇女子呀!陶孝文经历了九个女人。別说是相貌上个个
不如小田甜。这文思敏捷上。九个人加在一起也不如田甜一个人。就急忙问道:
「下联是什么?你快说出来给我听听。」
田甜的小脸一红。忸怩说到。:「叫人家怎么好意思说出口,怪羞人的。」
说着。脸上露出娇羞的笑容。还有些俏皮的神态。十分的诱人。
「这有什么?不就是对个对联吗?何况这裏也沒有別人,就只有你和我两个
人。你只管放心的说出来。我不会传出去的。」陶肖文催促了一句,很想听听下
联是什么绝妙词语。
田甜深深地叹口气说道。:「你也是个大男人呀。你是我的什么人呀。是情
人么。说着又调皮的沖陶孝文一笑。惹得陶孝文心中一动。脸也红了起来。只听
田甜接着说。让人家当着你一个大男人的面说出来。有些怪害羞的。你不会觉得
我真的会和你发生婚外情吧。嘻嘻……桃花沟上也就只有你能算上个人才了,不
愧称『诗人』二字,我也就在你面前班门弄斧,就献丑啦!」她停了一下,用手
撩起衬衣的下摆煽了几下。清清嗓子,字正腔圆地说出下联:「地上地,戏裏戏,
缘内缘,北风吹,飘雪落,爱心化水流,知音就在眼前。听你放歌!」说完脸红
红的。娇羞的看着陶肖文。看他有什么反应。
陶肖文一边听,一边不住地点头,听到最后是忍不住拍手叫好:「好!好。
好极了。好一句知音就在眼前。听你放歌,哈哈。你真是我一生难寻的好知音呀!
我们也真是缘内缘了。」话一出口,顿时感觉有些不妥,马上陪上笑脸:「对不
起,小田甜。我真的沒有那个意思!」
田甜却不恼不羞,还柔柔的一笑。用小手指着陶孝文的心窝。甜甜的说。:
「不是那个意思,那你幹嘛还腰说出口?是诚心勾引我吗。真是口不对心。又站
起身来。左右摇摆了两下娇小玲珑的身子。娇羞的笑道。怎么。就凭这身段。这
脸蛋。难道我不配当你的知音吗?」
陶肖文更是心慌意乱:「不。田甜。不是不配,而是不能,你可是刚刚结婚。
我还是你的小叔叔呢!」

? ?? ?? ?? ?? ?? ?? ?? ?? ?? ? 第二节
田甜的目光中。突然闪出一丝狡猾而且有些放荡的色彩,哧哧地笑着。挑逗
的说。:「刚刚结婚怎么啦。不是个女人么。你既然是我的小叔叔,就更应该要
好好地关心关心我。疼爱疼爱我这个新侄媳妇才对呀!知音可是千年难寻,机会
难得呀!嘻嘻。快说。你这个一心想勾引我的坏叔叔。应该怎样关心我。疼爱我
呀。我今天来找你。就是要让你好好地关心关心我的。你可要好好的疼爱我一回。
大流氓叔叔。你可別让我白来一趟啊。」说完。身体在屋裏转了一个圈。两只手
又撩起了上衣的下摆。不住地上下煽动。隐隐约约露出了粉红色的胸罩。一脸坏
笑的看着陶孝文涨红了的脸。
陶肖文被这个娇艳美丽的新媳妇那种目光。盯得是大脑裏一片混乱,忘记了
眼前的这个娇小可爱的美人。是刚刚过门才几天的侄媳妇,不由的向前一步。
? ? 「小田甜。我真的不能和你……」
? ? 「不能和我什么?」田甜又紧逼到。
? ? 陶孝文又向前走了几步。走到了小田甜的面前,「不能……嗯。不。其实我
……其实我第一眼看见你,我就已经把你当作我生命中的第十个女人了。」
? ? 他嘴上说着,手儿也不由伸了过去,似乎想摸一把那白嫩含香的小手。
田甜的眼光更加水亮了,而且还闪动了起来,两颊飞红。满脸娇羞。擡起手
来。拉了拉陶肖文的大手。俏皮地对陶孝文说了一句:「老盯着人家看。都羞死
了。既然把人家当成了你的第十个女人。那你还不快去把大门插好。」
陶肖文听到田甜揉揉的声音。心裏如同喝了蜂蜜一样。一下子跑到大门前,
拿起一根顶门杠,把大门顶了个风雨不透,又马上十万火急地赶了回来,一把抱
住了貌美如花的『知音』。把个貌美如花,娇小玲珑的新侄媳妇。紧紧地搂在怀
裏。两只手不停的在她的身上来回揉摸。把胸脯紧贴在田甜的胸脯上。两眼盯着
田甜娇媚的脸蛋。气喘吁吁地说:「田甜,你真好!」
田甜被陶孝文紧紧地搂抱在怀裏。感受着陶孝文身体的温热。在他怀裏忸怩
着。满脸的娇羞。诱人。
「嘻嘻。坏叔叔。耍流氓了。这个身子你还沒又用过。你怎么就知道我好了?
哪裏好呀。这个结论不免下的有点太早了吧!」田甜说这句话时,在陶孝文的怀
裏。哥哥哥哥的娇笑着。一点也沒有挣扎,任由陶孝文在自己的身上乱摸。陶孝
文搂着田甜的身体。认真的感受着。他哪裏经受过这样的感受!刚刚过门的侄媳
妇被自己紧紧地搂抱着。抚摸着。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陶孝文感觉自己幸福
到家了。陶肖文经历了九个女人,现在加起来也不如小田甜一个人的身体让他感
觉好,让他兴奋。让他激动。
陶肖文把田甜搂抱的紧紧地。享受着田甜身体的热度和柔软。爽快极了。体
验者一阵偷情的快感。尤其是和结婚才几天的新媳妇偷情的快感。更让他心旌摇
荡。无比舒服。
其实要说起来。陶孝文虽然经历了九个女人。基本都是感情方面的。要说偷
情通姦。也只有上次和表姐匆匆做了一次。毕竟两人是青梅竹马的恋人。沒有太
多的不好意思。这次和小田甜却是完全的不同了。首先是和田甜还只认识了几天。
在者。农村都有论辈分的观念。田甜算是自己的侄媳妇。让他有一种乱伦的感觉。
严格的说起来。这次才是陶孝文第一次和別人偷情。虽然他已经把小田甜搂抱了
起来。他心裏还是在扑通扑通的跳着。脸上也涨的红红的。非常不好意思。
他擡起头。用嘴唇在田甜美丽的脸蛋上亲了几口。就把嘴唇压在了田甜的小
嘴上。把田甜的嘴唇分开。把舌头伸了进去。田甜也十分配合。伸出自己香甜的
小舌头。和陶孝文的舌头纠缠在一起。
? ? 这一次。两个人足足吻了两分多锺。才心满意足的分开。二人羞怯的相视一
笑。
? ? 田甜说:「怎么样。流氓哥哥。感觉好吗?」
? ? 陶孝文羞红了脸,说:「小田甜。你太好了。我总也亲不够。搂不够。」
? ? 两个人不再满足隔衣相拥。田甜说:「大流氓。人家第一次来你家。就这样
对待人家。看看。把人家的衣服都弄皱了。」
陶孝文笑着说:「那就把衣服脱了吧。」
? ? 田甜害羞的笑道:「我要让你给我脱。人家把自己都送到你家裏来了。难道
还要人家自己动手脱光啊。」
? ? 「我脱。我脱。」陶孝文急忙说。
? ? 他先脱掉了田甜的衬衫。露出戴着小小粉红色乳罩的上半身。立刻让他心中
一颤,「啊。真美!」
? ? 随即脱掉田甜的一步裙。露出穿着同样粉红色三角裤的下半身。看着身体娇
好的小田甜的三角区和两条白皙的大腿。简直要让陶孝文流口水了。田甜的身体
还沒有完全暴漏出来。还有三点遮挡着。就让陶孝文激动地兴奋极了。心裏想着。
这么漂亮的小美人。怎么就看上陶小雨了。不过又想到。这个陶小雨的新媳妇。
现在却自己来到我陶孝文的家裏。和我偷欢。乱伦。我是哪裏修来的如此艳福啊。
真是激动极了。太兴奋了。又太幸福了。
不由得抱着小田甜娇嫩的身体在屋裏转起圈来。小田甜不住地咯咯笑着。指
着陶孝文的鼻子说道:「行了。还沒脱完呢。快脱吧。」
? ? 陶孝文这才伸手去解田甜的胸罩。多年未脱过女人衣服的陶孝文。笨手笨脚
的一时竟解不开。把小田甜笑得前仰后合。笑嘻嘻的说:「你都经历过九个女人
了。怎么还这么笨呀。嘻嘻。还需要我来帮助你么。大流氓。要玩女人。就要多
练习练习。下次我还要你给我脱。」
? ? 陶孝文高兴了。忙说:「怎么还有下次啊。」
? ? 田甜道:「当然有下次。不仅有下次。还有下下次呢。你喜欢么。」
陶孝文心裏笑开了花,「太喜欢了。这样,我就可以常期享受你这个小美人
了。」
田甜娇笑道:「你享受我。我也要享受你呀。你可要多多的疼爱我呀。」
? ? 说着,陶孝文终于解开了小田甜粉红色的胸罩。露出了挺立着的两个并不太
大的乳房。又脱下了田甜的内裤。只见白皙的小腹下面。一丛黑黑的阴毛。弯弯
曲曲的太可爱了。
? ? 小田甜的美丽娇躯完全展现在陶孝文的眼前。田甜那姣好的身子。光熘熘的
站在那裏。被陶孝文盡收眼底。田甜就直挺挺的站在那裏。极力的向陶孝文展现出自己美妙的身材。
陶孝文愣愣的看着小田甜光光的身子。美美的欣赏着。 只见白皙匀称的体
型,干爽的青丝云鬓盘在头顶,一缕飘然间挂在额前。竟然多了三分妩媚,眼波
流转间透着娇羞,诱人一脸的女儿媚。白裏透红,樱桃擅口微张,那醉人的满月,
多了平时看不到的柔肠。
玉颈下耸立着挺立的双锋。如双花并蹄,出水芙蓉一般,是多么的喜人……
光熘熘。直挺挺的展现在陶孝文的眼前。好像要让他吃上几口。再往下,是平滑
的小腹,让人不由得想到。那广袤的平原,让人足以一逞缰绳。放任驰骋。
那三角区的黑丛林间。挂着的露珠是多么的新鲜,黑亮整齐的丛林间。清晰
的露出一弯清月,那是女儿家的珍品,饱满而又洁净,完美的倒三角区,那是赋
予生命气息的所在,那是感受母性光辉的必经之路,还有那修长笔直的丰腴双腿,
添一分显肥。减一分显瘦,比例完美无瑕。
? ? 陶孝文的眼睛盯着这具光熘熘的美妙胴体。不自觉的扫来扫去。看的他心理
澎湃荡漾,身体不由的颤抖了起来。他感觉到无比的幸福。恨不得马上就搂抱着
蹂躏一番。过了好一会。
? ? 小田甜看到陶孝文的两眼还是直直的盯着自己。不由噗嗤一声笑了,笑的是
那样的娇羞。那样的妩媚。又是那样的淫荡。
「大流氓,沒看过女人的身体呀。这么半天还沒看够呀。是要把人家吃到肚
裏去么。我又不是人体盛。」
? ? 你比人体盛可强多了。沒听说过秀色可餐么。」陶孝文笑着回答。
? ? 田甜娇羞的看着陶孝文说。「大流氓叔叔。我好看么。你想不想吃呀。」
? ? 陶孝文忙不叠的回答。「好看。好看。太好看了。我真想把你吃到肚子裏去。
我的小宝贝。爱死你了。」
? ? 田甜看到陶孝文已经被自己的身体和勾引所折服。就故意挑逗他。就笑着说。
「大流氓叔叔。我们这样做。你觉得合适吗。我可是你的侄媳妇呀。」
? ? 陶孝文的脸有些红了。不好意思的说,「沒关系。什么叔叔。什么侄媳妇。
那都不重要了。只要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就行了。」
田甜又故意说。「是么。我们这可是在偷情通姦呀。是叔叔和侄媳妇在乱伦
通奸呀。」
? ? 「通姦就通姦。乱伦就乱伦。只要我们都爽快就行了。別说是叔叔和侄媳妇
在乱伦通姦了。就是公公和儿媳妇乱伦通姦的也有的是。」
? ? 田甜笑着说,「你现在也想开了呀。那你还不赶快把你自己的衣服也脱掉。
也好让我看看你的身体呀。看看我们俩能不能通姦。能不能交媾在一起呀。」
? ? 经过田甜的提醒,陶孝文马上脱光了自己的衣服。露出了自己一身雪白的肉
体。只是中间挺着一根粗大的长枪。还在一挺一挺的颤动着。
? ? 田甜一伸手就握住了那根长枪。在手裏颠了颠。娇笑着说:「这个作案工具
还挺棒的。嘻嘻。一定能姦淫的我很舒服的。」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