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了,GUCCI GIRL】(完)【作者:GYNalex】   都市激情 
字数:44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别了,GUCCI GIRL

  首先,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是一个伤感的真实的故事。

  MM颈后的纹身是GUCCI,故以此为名字发文。

  我猜大多数的男人都曾经在错误的时间碰上正确的女人,那份无奈,估计会在记忆深处纠结一辈子~~

       ~~~~~~~~~~~~~~~~~~~~

  「后天我就走了,应该不会回来了。你有空来看看我吗?」

  璀璨的夜空,繁星闪耀,暴雨之后的空气透着一股清甜,被偶尔扫过的晚风,裹在我的鼻端。

  我像往常一样蜷在阳台的吊床里,摇着一杯威士卡,听着冰块与杯壁欢快地碰撞,看着它们逐渐地消失,享受着每天里这份难得的宁静。

  「好的。」即便是三年的时光,即便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号码,我也立刻知道了对面是谁,「还是定上次的酒店?」

  「来我家吧。」

  「OK,明天下午2点。给我地址。」

  「2014年的最后一天,註定要春色无边。手机还在叮叮地响个不停,朋友们忙着删去2014年的黴运,或是憧憬着2015年的美好……」

  熟悉的文字再次从心底的角落里浮现出来,伴随着的还有那抹妖媚的身影,以及最后定格在记忆里插在她身体里深处的那幅画面。

  那年的春风一度之后,美妙的一天被我写成一篇小文送了给她。

  但我其实根本不清楚她的姓名,不清楚她的职业,甚至连话也没讲几句,因为她不良於言,我只知道她是GUCCI的忠粉,她甚至将那个LOGO纹在了自己的颈后。

  我明白她也不清楚我的姓名,不清楚我的职业,当然连沟通也没多少,因为我也不会手语。即便如此,我还是希望在她印象里,我是一枚彬彬有礼的中年大叔,而不是器大活好的狂斗士,但到最后我也不知道究竟留给了她什么印象,因为那天之后,我一直恪守着她的约定,再也没主动去找她。

  颱风「天鸽」如约而至,翻滚的浓云持续在积聚,行色匆匆的行人,莫名地把心情也拉向谷底。

  再次见到她的那一刹那,许多想好的寒暄一句也没说出口,一具柔软的躯体,已经带着一络淡淡的幽香,直接扑进了我的怀里。

  轻轻摩挲着她的后背,我也是无语凝噎,她是寥寥几个能让我午夜梦回时,还可以清晰地惦念着的女孩子,虽然最终仅有半天的相处,但很不幸,她竟然踱进了我的心底。

  「怎么会要走?」我把她抱在我的腿上,在床沿上坐了下来。

  「他在新加坡给我买了一套房子,」她拿出手机,飞快地打着字,「我要『结婚』了。」

  那个「他」字在我眼前晃出一片耀眼的金星,也让我心底泛起一股淡淡地酸意,即便我不能给她任何的承诺;同时我也注意到『结婚』两个字被加上了引号,不管我是多么的不忍,可最终仍要面对,她该如何生存下去这样一个沉重的话题。
  就象像我喜欢世间所有美好的事物一样,我也真心希望这枚精緻的女孩,能像个普通女子一样,爱上一个也爱自己的男人,拥有一个真正的,属於自己的家,而不是要如现在这样,去到遥远的异国他乡独自生活——为了所谓的安全。
  沉默了半晌,我只能略带乾涩地回道:「挺好。」

  她按了按我的肩膀,示意我等一等,再弯下腰在已经收拾好的箱子里翻了起来。

  暗淡的阳光自另一侧的窗纱间洒将进来,把她的身形在我的身上投开一片朦胧的阴影。一侧鼓鼓的乳房,随着手臂的动作,漾出一抹健康的麦色,丝滑的睡裙在她的臀线上绷紧,耸起一团丰腴圆润,中间那处深邃的黝黑,把我的思绪又带回了数年前那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在格栅般的光影里,我是如何疯狂地探索她的躯体。

  翻开她递过来的那本相册,我不由得呆住了,扭头看向她。她在我的身后贴紧我,隔着薄薄的衬衣,我能清晰地感觉到一对温热的乳房顶住我的后背,她正歪着脖子,带着一脸得意的笑容欣赏着我的惊诧。

  这本相册里一张相片也没有,只有我当年用钢笔抄送给她的那篇小文,被加上了许多大大小小,不同颜色,不同类型的小花、红心、唇印之类的装饰,还有随处可见的用火星文写成的评语,最后被装裱在一幅幅美丽的背景之上。

  相册的边角已经颇有些磨损,特别是描写她高潮时分的那两页,已经泛起了毛边,显然是经常地翻看。

  我感觉鼻端有些发酸,「你……」话还没出口,就被她的双唇堵住了。
  我贪婪地吮吸着她度来的那条丁香小舌,看着她浓密的睫毛遮住了她明亮的双眸,抬起手,轻轻地抺去她眼角滑出的那一滴晶莹的泪珠。

  「他要的只是我的身体,对他来说,我只是个杯子,只要能装载他的发泄就够了。这些年,我也找过几个别的男人,可也都和他一样。只有你,你除了想要我的人,还想要我的心。尽管我们只有那一次,但我能感到你也是用心和我一起的。直到现在,我还是觉得,这世上没有别的男人像你一样,懂我。」

  「你能来看我,我很开心。」顿了一顿,她又打出一行字,「我真的希望,你能永远记得我。」

  放下手机,她在那面硕大的镜墙前站定,脸上重新泛开了笑容,沖我摇了摇手指,示意我坐好不要动。

  一段幽怨的萨克斯独奏拉开了序幕,低沉的蓝调布鲁斯在房间里开始回荡起来。

  由於有些背光,她的脸始终让我有点看不太清,一抺抺若有若无的阴影,总是半掩着她的面庞,一种朦胧的美艳,开始在整个房间里弥漫开来。

  她像一条刚从冬眠中苏醒的毒蛇,慢慢地开始扭动,舞姿简单异常,但又带着一种奇妙的韵律,蓝色的蕾丝裙摆,随着她身体的晃动而左右摇摆,时不时地让腿间的春光一闪而没。

  深V的开领,却是开在后背,堪堪露出她腰间那片介於OS与TT风格之间的重针暗影,仿佛一只邪恶的吸血蝙蝠在臀瓣上跃跃而飞。某个瞬间,因为腰肢的耸动,一侧的肩带悄然从她臂上滑落,同时因为衣物不断的摩擦,她的一对乳头已完全挺起,这时正好挂住半边衣襟,在睡裙上顶起了明显的两点凸印。
  听到我加重的呼吸声,她又绽出了那种致命的坏笑,侧过半个身子,顺势拉下另一边的吊带,然后双手高举,玉臀微摆,就让睡裙如流水一般沿着她身子的曲线,飞淌而下,骄傲地向我展现着她曼妙的身形。

  她双手掐着后腰,缓缓向我踱来,耸起的乳峰完全露了出来,酒红色的乳尖翘挺在湿润的空气中,轻轻颤动,圆润的臀影,随着她的步伐左右晃动,在我眼前愈发地清晰。

  她抬起一条腿,伸出涂着艳红丹寇的脚趾,轻轻点在我的胸口之上,丝毫也不介意自己一对丰腴的阴唇正在稀疏的芳草间羞涩地绽放。

  弯弯的春眉,细细的眼线,浓浓的睫毛,还有她瞳仁中那盈盈的笑意,像是在问:「我美吗?」

  我一只手捧起她纤美的脚掌,另一只手贴着她白腻的肌肤滑向她的臀后,重重地拥她入怀,轻轻地在她耳边说道:「你放心,我永远也不会忘记你。」
  ……

  「嘎吱,嘎吱……」

  有些老旧的床褥随着她的身体的起落,有节奏地哀鸣着,她半闭着眼,柔软的舌头尽力地伸进我的口中,让我紧紧吸住,下半身在我的跨间欢快地起伏,每一次都是轻轻地抬起,重重地落下,柔腻的蜜穴,泛着晶莹的水光,来回套弄着我挺立的阳具。

  不一会,她的阴道深处就开始凝聚起一阵阵的热量,周围的褶皱,也开始变得光滑而柔韧,她长出一口气,坐直了身体,我知道她已经摆脱了初始阶段的生涩,是时候可以放开享受两性的欢愉了。

  心念乍动,她就好像触摸到我的心思,以绷紧的肉棒为轴,乖巧地转过了身子,将长长的乌发捋顺在耳侧,让整个背上各处的纹身完整地展现在我的眼前,听任我爱惜地由上抚摸到下。然后蹲在我的大腿上方,整个身子,除了套在阳具上的肉穴,再无其他部位与我相触。

  蓦然间,回眸一笑,这匹胭脂马开始表演她是如何在我身上奔袭。

  挺翘的阳具被她的花房裹着向前,整个茎身自然地弯成了一个弧度,她浑圆的屁股光滑如雪,柔嫩的唇瓣红艳似花,软润的穴口湿淋淋地含住龟头的前端,顺着阴茎挺立的角度,带着一丝丝旋转,沿着茎身一滑而下,抬起的时候亦是如此,让龟头前部凸起的肉棱,彻底刮过阴道壁上每一寸嫩肉,几次下来,在她的肌肤之上,视线所及之处,马上就此起彼伏地被激起一片又一片战栗的纹理。
  又圆又大的屁股,宛如一颗饱满的蜜桃,白生生地悬挂在半空,起落的幅度却是把握地恰到好处,让筋络缭绕的阴茎,随着固定的节奏在那裂缝里出没,高高抛起的时候,不会让龟头滑出穴口,缓缓降落的时候,又如轻盈饱满的皮球,在我腿上一触而起,让我几乎感觉不到她的重量。

  嫺熟的技巧,彻底抹去了原来她在我心里那份青涩的感觉,取而代之的是,是让我在肉体与心灵上同时极度满足的欢愉。

  佳人如水,柔若无骨,温滑软玉,馨香满怀。

  我捏着她丰盈洁白的臀肉,感受着那说不尽的水滑凝腻,看着悄然而出的汗水顺着她的腰线,彙聚在臀瓣的中间,汨汨而下,不仅洇湿了我的手指,还有她那朵精美的菊花。

  蜜穴里未曾间断的抽插,给她带来了无穷的快感,兼带着令到她的菊蕾也在一张一合,如同另一张小嘴在倾诉着饥渴。

  我用姆指浅浅地按了进去,试图抚平菊轮周围那一圈圈缜密的纹理,几乎在同时,被她套弄着的阴茎,立即感觉到她瞬间绷紧的阴道内壁引发了一阵又一阵的收缩,当我还想再探入一根食指,却招来她嗔怪的一瞥。

  这一下,也让我看到了她颌下的汗珠,心中颇为不忍,「来,换个姿势,看我来干你。」

  她上半身伏在床上,雪臀向后高高翘起,双手环抱在后,将柔嫩的臀肉分开,露出中间湿热的蜜穴,因为极度伸展的原因,本来肥腻的大阴唇此时被扯地狭长,宛如两片艳红的桃叶,衬在大白桃般的屁股下麵面,微微颤抖。

  她扶着我的阳具,牵着龟头在湿腻的穴口与菊蕾之间来回滑动,让粘稠的春水裹满整条阳具的每一处坚挺,随即也引发了她一轮新的升温,摩擦带来的充血,再次让她的大阴唇开始变的肥满而绽放开来,连深藏在之中的小阴唇,也簇拥着远端玛瑙般的阴核,挤出了阴暗之外。

  已经涨成紫红色的龟头,沾满了她湿滑的淫液,轻易地再次滑入了她的穴口,消失不见,而层层的花瓣,被滚烫的茎身粗暴地犁开,紧接着又次第合拢,络绎不绝。

  我用双手的姆指拉开她阴蒂上的包膜,让缩紧的阴囊重複地撞在上面,这让我立即听到了她黯哑的嘶鸣,虽然透过重重的枕芯,显得并不会那么尖锐,但一想到那一道又一道的叫床声,是来自她喉间那不会发声的软肉,一种邪恶的快感油然而生,瞬间就充塞我的全身,也让我抽送的频率加快再加快。

  这时她的整个蜜穴由於兴奋而完全敞露开来,仿佛一朵盛放的牡丹,我怒涨的阳具满满地插在正中的花蕊之中,进出之际,把一圈红艳的蜜肉也带着翻进翻出,不时地还涌出一股又一股春水,向下滴落,散发着淫靡的气息。

  两人交媾中的性器,带着柔艳的光泽,在并不算明亮的房间里,不断碰撞出生命的火花。

  ……

  带着满身的疲惫,走进了车库,「叮」,「叮」,手机突然响了两下,点开一看,是一条短信和一张手机截屏,图片上只有两条短信,刚收到的这条(师兄):「明天这号码就真的不用了。」

  我回了她几乎是一张一模一样的截屏,只是名字相反而已,前面是三年前的那条(GG):「不要和我电话联系^^」

  我没有忘过你,一直都没有~

  外面依然狂风大作,还只是黄昏时分,天空却已暗如浓墨,滚滚的乌云无际无边,仿佛伸出手就能摸的到。

  依兮离别,痛兮我心。

  拧开钥匙,低沉的音响里传来一阵痛哭的嘶吼:「在人间,有谁活着,不像是一场炼狱……」

                【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