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皇江玉燕】(04)【作者:一个人】   另类小说 
字数:4609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江玉燕白皙的芊芊玉手快速的完成爪状,修长的指尖一股股强大的吸力旋旋而出,没有丝毫防备的花无缺身体朝前倾倒,快速的被吸到了江玉燕身边!性感修长的黑丝美腿猛的一脚踢出,紧绷着的黑丝玉足精准的一脚正踢到了花无缺的两腿之间

  「嗯~~!!」痛苦的呻吟一声,突如其来的一脚带着强大的力道,花无缺本以为江玉燕那看似纤细柔弱的美腿应该没什么威胁,可在亲身体会到那绝美玉足的霸道之后,花无缺只觉得眼前一黑,尿涨的快感伴随着针刺般的疼痛感从下体处瞬间袭来,如果不是内力深厚,只怕花无缺的蛋蛋会被直接踢爆!

  在移花宫虽然名义上是少宫主,可身处女人堆,再加上两位魔女一般的邀月和怜星对他可不似江湖中传闻那样好。在尚且年幼之时,每每练功达不到两位魔女的要求,那惩罚便会相伴而来,邀月最喜欢用皮鞭去抽打折磨花无缺,而怜星则是让花无缺像条狗一样去舔自己的靴子,亦或是直接将自己的圣水赏赐给花无缺。

  在花无缺初为少年的时候,两位魔女对他的惩罚就更显香艳,邀月时常用自己换下的袜子套住花无缺的小弟弟根部,然后用玉足一脚一脚的对着他的贱根蹬踏揉虐着。怜星则是喜欢穿着鞋子对着花无缺的小弟弟各种跺踩,欣赏着花无缺在自己脚下苦苦哀求的样子,每次被两位魔女玩弄,花无缺的小弟弟都会伤痕累累,不过也就是在两位魔女的玩弄下,花无缺似乎爱上了那种被踢裆玩弄的快感。
  「还跪着干什么~!快点给本宫换双靴子~!」

  柳叶弯眉微微皱起,小巧玲珑的玉足在空中诱人的扭动着,江玉燕嘴角勾起一抹戏虐的笑意,看着自己一脸痛苦可又像是享受样的花无缺。没有用摄魂大法去控制他,江玉燕黑丝美腿弯曲着,绝美的玉足猛的一脚蹬了出去!

  「啊~~!!」下体处的疼痛感渐渐消散,取而代之的是那熟悉的尿涨快感,可江玉燕又是一脚直接将快感踢的烟消云散!绝美的玉足用力一蹬,哪怕是隔着裤子花无缺依旧可以感受到自己的蛋蛋被踢扁时的样子,身体极度弯曲着,整个人不受控制的被踢到了墙角!

  「老婆,您吸收了邀月和怜星的功力,这几天感觉如何啊?」

  蹑手蹑脚,小心翼翼的我慢悠悠的爬到了江玉燕脚边,欣赏着那双掩映在半透明黑色丝袜内的修长美腿半悬在空中一晃一晃间的诱惑,我一脸谄媚笑意的仰望着灵魂已经变成了我女友的江玉燕。

  俏脸微微泛红,似乎是又想起了那天将我压在身下享受我小弟弟服务的香艳场景,江玉燕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只是那一颦一笑间却是怎么也隐藏不住的风情万种,故作威胁般的说道:「是不是狗鸡巴又痒了啊?本宫倒是不介意换上高跟靴阉了你~!」

  「怎么会~!我老婆可是最好的,怎么可能舍得阉了我~!」

  略有些底气不足,心里明知道江玉燕是对那天的事还有些耿耿于怀,可我真的是被逼的!稍一思索,装作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我跪直了身体,一脸真诚的看着江玉燕,试探性的问道:「要不然你踢我一顿发泄下吧~!」

  听见我这样说,江玉燕那包裹在半透明黑色丝袜内的修长美腿作势就是一脚对着我的脸蹬了过来。下意识的,我连忙用手捧着江玉燕小巧玲珑的黑丝玉足,讨好般的说道:「算了,算了,虽然我老婆的美腿修长纤细,可踢着也是很疼的。我自己痛点是没什么啊,我就怕把老婆您的美腿弄疼了啊~!」

  「没事~!本宫不疼~!你给我躺好了,看我不踢死你~!!」傲娇般的昂起精致俏脸,只是嘴角的浅笑却是怎么也隐藏不住的。

  「何必呢~!要不然这样吧,老婆你咬我一口吧~!」

  不安分的手指在江玉燕绝美的黑丝玉足上摩挲着,犹犹豫豫间我试探性的将脖子伸了过去,可眼角的余光却看见江玉燕那一脸兴奋的样子,脑海中突然浮现小时候我得罪了女友的时候,她不是用脚对着我一顿乱踢就是张口就咬,心里一惊,嘴贱的连忙说道:「咬一口也不行啊,万一你有狂犬病呢?」

  「你才狂犬病~!你全家都狂犬病~!!」

  恼羞成怒的江玉燕不轻不重的一脚蹬出,小巧玲珑的黑丝玉足直接踢到了我的脸上,还未来得及享受江玉燕黑丝玉足的极致柔滑,快速伸出的舌头也没有和江玉燕的黑丝玉足来个亲密接触,我便被踢飞了出去。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人影从窗户外翻了进来,样貌帅气的男子一脸疑惑的看着我和江玉燕,轻声问道:「玉燕,你这是干什么?」

  「你是谁?本宫的寝宫你也配进来?还不跪下!」正在气头上的江玉燕秀眉微皱,在吸取了邀月、怜星两位魔女的功力之后,她内心虐杀的欲望被渐渐地激发了出来!

  「我是无缺啊!你怎么连我也不记得了?」

  「我缺你妹~!你算个什么东西,既然不想跪下那就去死吧~!!」

  话音刚落,江玉燕白皙的芊芊玉手快速的完成爪状,修长的指尖一股股强大的吸力旋旋而出,没有丝毫防备的花无缺身体朝前倾倒,快速的被吸到了江玉燕身边!性感修长的黑丝美腿猛的一脚踢出,紧绷着的黑丝玉足精准的一脚正踢到了花无缺的两腿之间

  「嗯~~!!」痛苦的呻吟一声,突如其来的一脚带着强大的力道,花无缺本以为江玉燕那看似纤细柔弱的美腿应该没什么威胁,可在亲身体会到那绝美玉足的霸道之后,花无缺只觉得眼前一黑,尿涨的快感伴随着针刺般的疼痛感从下体处瞬间袭来,如果不是内力深厚,只怕花无缺的蛋蛋会被直接踢爆!

  在移花宫虽然名义上是少宫主,可身处女人堆,再加上两位魔女一般的邀月和怜星对他可不似江湖中传闻那样好。在尚且年幼之时,每每练功达不到两位魔女的要求,那惩罚便会相伴而来,邀月最喜欢用皮鞭去抽打折磨花无缺,而怜星则是让花无缺像条狗一样去舔自己的靴子,亦或是直接将自己的圣水赏赐给花无缺。

  在花无缺初为少年的时候,两位魔女对他的惩罚就更显香艳,邀月时常用自己换下的袜子套住花无缺的小弟弟根部,然后用玉足一脚一脚的对着他的贱根蹬踏揉虐着。怜星则是喜欢穿着鞋子对着花无缺的小弟弟各种跺踩,欣赏着花无缺在自己脚下苦苦哀求的样子,每次被两位魔女玩弄,花无缺的小弟弟都会伤痕累累,不过也就是在两位魔女的玩弄下,花无缺似乎爱上了那种被踢裆玩弄的快感。
  「还跪着干什么~!快点给本宫换双靴子~!」

  柳叶弯眉微微皱起,小巧玲珑的玉足在空中诱人的扭动着,江玉燕嘴角勾起一抹戏虐的笑意,看着自己一脸痛苦可又像是享受样的花无缺。没有用摄魂大法去控制他,江玉燕黑丝美腿弯曲着,绝美的玉足猛的一脚蹬了出去!

  「啊~~!!」下体处的疼痛感渐渐消散,取而代之的是那熟悉的尿涨快感,可江玉燕又是一脚直接将快感踢的烟消云散!绝美的玉足用力一蹬,哪怕是隔着裤子花无缺依旧可以感受到自己的蛋蛋被踢扁时的样子,身体极度弯曲着,整个人不受控制的被踢到了墙角!

  无论男人修炼得多么强大,胯下那犯贱的小弟弟都是他们的最终弱点,而高贵的女王只需要用脚就可以让男人生不如死,亦或是欲仙欲死!接连挨了江玉燕两脚的花无缺有些意识模糊了,身体微微痉挛着,双手捂着小弟弟在地上痛苦的翻滚着,只是胯下的大帐棚却似乎更加肿大了!

  回过神来的我连忙将那双黑色及膝高跟靴捧着,爬到江玉燕脚下,顺从的用脸去蹭了蹭江玉燕的黑丝玉足,讨好般的说道:「您辛苦了,他这样的贱人怎么配被您高贵的玉足玩弄呢?穿上高跟靴直接阉了他就好了~!」

  回眸一笑,江玉燕眉目间满是笑意的看着我,优雅的伸出黑丝美腿,紧绷着黑丝玉足挑逗般的拍了拍我的脸,得意的冷哼一声,轻柔的说道:「是不是担心我会抛弃你啊?也是哦~!花无缺功夫又好,人也长大帅气,对我来说他确实是更有用一些~!」

  「还有啊~!如果我像刚才踢他那样去折磨你的小弟弟,那恐怕你早就被我一脚阉割了~!」

  江玉燕的话让我心里一紧,急促的呼吸间,江玉燕玉足飘散而出的阵阵撩人幽香弥散在我的鼻息间,而心底那股莫名的深感也蔓延全身。心尖一酸,抬头仰望着妖魅高贵的江玉燕,犹犹豫豫间刚想说些什么,却见江玉燕奸计得逞般的笑着,性感的黑丝玉足玩弄般的轻抚着我的脸。

  「可是花无缺这样的男人本宫要多少就会有多少,胆敢和本宫开玩笑,在没有我允许的情况下用我的玉足发泄,还敢得罪我,让本宫恨得牙痒痒,却又舍不得踩死的人只有你啊~!」

  眨巴着明亮的双眸,脑袋顽皮的一偏,江玉燕绝美的黑丝玉足顺着我的脸颊朝下轻抚着我的嘴唇,看着我那副感动得感激涕零的样子,傲娇般的说道:「看吧~!本宫是不是对你很好啊~!快点给本宫穿靴子,都迫不及待的想要去折磨花无缺了呢~~!」

  「我家老婆最好了~!我就知道我老婆最好了~~!

  一脸谄媚的傻笑,我熟练的用手撑开高跟靴的靴口部分,江玉燕紧绷着的黑丝玉足顺势伸了进去,那双根据江玉燕美腿腿型特制的及膝高跟靴紧紧的贴合着她那性感的黑丝美腿,欣赏着眼前那双漆黑性感,长及大腿中段的高跟靴,我顺从的将脑袋探到了江玉燕的靴底。

  小心翼翼的伸出舌头,就在我舌尖即将接触到江玉燕靴底的瞬间,江玉燕玉足轻点,不轻不重的一脚直接踩到我的脸上,另外一只高跟靴则是朝前一伸,踩到我胯下撑起的大帐棚上,江玉燕此时把我当成了人肉道路,脚踩着高跟靴朝着花无缺漫步而去。

  『哒哒哒』

  高跟靴踩踏在地面上的声音宛如地狱而来的催魂乐曲,好在内力深厚,花无缺已经从痛苦中缓过神来了,双手撑着地面,颤颤巍巍的想要站起身来,他还不知道此时的江玉燕其实已经变成了我的女友,还以为眼前的江玉燕还是那个一心想要倒贴自己的清纯少女。

  「花无缺吗?无缺~!无缺~~!可本宫今天就要让你缺点什么~~!!」
  妖艳魅惑的俏脸勾起一丝残忍的笑意,江玉燕黑丝美腿猛的一脚蹬出,已经预感到了什么的花无缺下意识的用双手想要挡住那双性感威严的高跟靴,可一切都是徒劳的!强大的力道再次将花无缺踢到墙角!

  「啊~!!」没有给花无缺挣扎的机会,江玉燕修长笔直的美腿朝前一脚踩下,紧紧贴合着黑丝美腿的及膝高跟靴精准的将花无缺两腿之间撑起的大帐棚踩在脚下!

  一袭白色轻纱长裙掩映着娇躯的江玉燕傲然站立着,吸取了邀月怜星两位魔女毕生功力的她更显妖艳撩人,浑身都散发着那股君临天下的女皇霸气。黑丝美腿前后摆动着,包裹在高跟靴内的玉足慢慢的前后摩擦碾踩着,坚硬的靴底隔着裤子玩弄着花无缺那红肿的小弟弟!

  「玉……玉燕,你想要干什么~!!」

  看着平日里对自己倒贴的少女将自己的小弟弟踩在脚下,花无缺内心深处暮然生出一股另类的快感,以往到不觉得,此时的江玉燕似乎更加妖艳了?双手下意识的将江玉燕纤细的脚踝握着,轻柔的摇晃间,似乎是在乞求着江玉燕将玉足挪开,更像是在哀求着江玉燕更加残忍的玩弄自己!

  「哎呦喂~!花无缺,你胯下这是什么东西啊?好硬啊~~!!」

  继续用语言羞辱着花无缺,江玉燕似乎是嫌弃花无缺的手会玷污自己高贵的高跟靴一般,快速的收回了高跟靴。黑丝美腿朝后一带,性感威严的高跟靴猛的一脚踢出,坚硬的高跟靴前端在空中划出一道美妙的弧度后,精准的一脚正踢到花无缺那红肿的小弟弟上!

  「啊~~!啊~~!!」强大的力道瞬间踢得花无缺身体呈现虾状弯曲着身体,脑袋即将撞到江玉燕高跟靴的瞬间,江玉燕又是一脚毫不留情的踢出!
  「嗯~!嗯~~!!」一声闷响,江玉燕紧绷着脚尖,用高跟靴的前端抵住了花无缺的下巴,欣赏着花无缺那惨白帅气的脸上痛苦的神色。可就在这个时候,似乎已经被江玉燕踢得晕死过去的花无缺突然双掌齐出,拼死一搏般的朝着江玉燕的俏脸劈了过来!

  「哈哈哈~~!蝼蚁终究是不自量力啊~~!那本宫就让你好好的见识见识吧~!!」

  白皙的芊芊玉手快速的弯成爪状,泛着妖魅紫色光泽的双眸只是一瞥,花无缺身体不受控制的停在半空中,江玉燕轻柔的一爪抓到了花无缺的脑袋上。深吸一口气,一缕缕雪白色的精纯功力顺着指尖攀沿而上,快速的被江玉燕所吸食。一脸惊恐的花无缺身体颤抖着,顷刻之间,江玉燕就松开了芊芊玉手,轻抚着自己波涛汹涌的双峰。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哈哈哈~~!贱货,你不需要知道为什么~!从今以后你就做本宫脚下的狗奴吧~~!!」

  阴毒的笑意浮现在妖艳的俏脸上,江玉燕手心朝上,已经被吸干了功力的花无缺就像是被什么强迫着托举一般,虽然跪在地上,可身体还是跪直了的。
  「在被本宫阉割之前想射出来吗?」

  优雅的扭动着纤细的脚踝,江玉燕残忍的笑着,漆黑性感的高跟靴在空中划出一道让人不可抵抗的弧度,坚硬的高跟靴前端毫不留情的正踢到花无缺的两腿之间!浅尝即止的一脚后,另外一只高跟靴交替着再次踢了过去!

  「啊~~!嗯~~!啊~~!!」

  痛不欲生的呻吟着,虽然江玉燕随时可以一脚将花无缺的蛋蛋踢爆,可江玉燕似乎很是享受踢裆这个过程,享受着花无缺坚硬如铁的小弟弟徒劳的挣扎,隔着高跟靴绝美玉足享受着踢扁花无缺蛋蛋的另类舒爽!

  一脚一脚的踢踏下,花无缺体内的精华被全部激发了出来,身体剧烈的痉挛着,江玉燕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故作惊讶的轻呼道:「无缺哥哥~!你怎么了?」
  说话间江玉燕玉足翘起,靴底那长达十五厘米的靴跟精准的划开了花无缺的裤子,瞬间,那没有了束缚,被接连踢了上百脚的小弟弟红肿膨胀到了极限!
  「想射吗?可惜本宫不允许~~!!」

  没有丝毫预兆,江玉燕那尖利的靴跟毫不留情的插进了花无缺的小弟弟内,与此同时,另外一只高跟靴猛的一脚正踢到花无缺低垂着的子孙袋上!

  『噗』

  「啊~~!啊~~!不~!饶命~~!不要阉了我~!啊~~!!!」
  声嘶力竭的哀求着,可惜一切都已经迟了!江玉燕那店主圆润弧度的高跟靴前端直接将花无缺躁动的蛋蛋被踢爆,而那积聚的精华却被插进小弟弟内靴跟给完全堵住了!喷射的快感被针刺般的致命疼痛感所取代,不?芟嘈抛约壕尤槐惶弑说暗暗幕ㄎ奕痹嗡懒斯ィ?

  紧绷着玉足,江玉燕轻柔的将黑丝美腿从高跟靴内抽了出来,而那威严残忍的高跟靴还踩在花无缺的小弟弟上,长达十五厘米的靴跟完全插进了花无缺的小弟弟内,从远处看去,就像是一只平底靴安静的摆放在花无缺的小弟弟上一般。只不过从我的角度看去,花无缺那卑贱的小弟弟更像是江玉燕的靴跟,只配被女皇踩在脚下,连接触到江玉燕高贵玉足的机会都没有!

  「别愣着了~~!踢那贱货都让本宫的玉足有些累了,现在赏你用狗鸡巴来为本宫按摩玉足~~!!」

  呼吸浑浊的我没有丝毫犹豫,连忙脱下裤子,挪动双膝爬到了江玉燕的脚边!朝前一挺腰身,胯下火热坚挺的小弟弟顺势抵住了江玉燕柔滑绝美的黑丝玉足上!在接触到她黑丝玉足的瞬间,我卑贱的小弟弟几乎被融化!

  「嗯~~!嗯~!!」舒爽的呻吟着,沉浸在江玉燕黑丝玉足带来的极致酥麻快感中,我带动着自己的小弟弟顺着江玉燕的玉足快速的摩擦着!

  「老婆~~!」

  「亲爱的~!」

  「女皇~!」

  「我错了~!求求您就让我射出来吧~!!」

  欲火焚身的我跪趴在江玉燕的床边,双手虔诚的捧着那双包裹在亚光色灰丝袜内的玉足,充满了另类诱惑的灰色丝袜若隐若现间更加衬托得女友白皙的美腿性感妩媚,小弟弟被江玉燕一双长筒白色棉袜死死地套住根部的我讨好般的用脸去蹭着绝美的灰丝玉足。

  「哼~~!还没射够吗?」

  荡漾着撩人秋波的双眸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似乎是又想起了三天前用玉足玩弄我小弟弟的时候,措不及防之下我躁动的小弟弟颤抖间,一股浓稠的精华正喷到自己俏脸上的窘迫,江玉燕精致魅惑的俏脸上泛起阵阵诱人的潮红。

  「听说精华有美容的作用,您就当是我在为您美容算了~!」

  「那本宫倒是想要用精华洗脚啊~!这样吧,我把袜子给你解开,你用精华一次性把我的高跟靴灌满,那我就饶了你,要不然就阉了你!」

  说话间江玉燕伸直了掩映在亚光色灰丝袜内的修长美腿,羞辱性的用紧绷的玉足拍打着我的脸,一脸谄媚的笑着,我配合着江玉燕的玩弄,用自己的脸去蹭着那双绝美的灰丝玉足,贪婪的呼吸间,阵阵撩人的独特幽香弥散在鼻息间,更是刺激得我胯下躁动的小弟弟欲罢不能,只想融化在江玉燕的玉足之下!

  「江贵妃呢?江贵妃在吗?老奴可要进来了!」

  阴阳怪气的声音打破了我和江玉燕心有灵犀的嬉戏打闹,寝宫的房门被一股强大的内力震开,怒气冲冲的刘喜转眼间已经进入了屋内!刚刚才从外地赶回的他一去到东厂地牢中便看见了被吸干了功力的邀月和怜星,而两位让江湖人士闻风丧胆的魔女蜜穴内竟然插进了一双高跟靴!

  「请问贵妃是否去过老奴的东厂啊?」

  老谋深算的刘喜一脸狐疑的盯着江玉燕,在他看见那双高跟靴的瞬间就已经可以确认,那双靴子的主人一定的江玉燕,可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怎么会……

  「见到本宫还不跪下,刘喜,你该死~~!!」

  轻蔑的冷笑一声,江玉燕很是享受这种将别人玩弄于鼓掌之间的另类快感,可刘喜似乎根本没有将眼前这位美得惊心动魄的少女看在眼里,用威胁的口气轻声说道:「贵妃啊,您还是太年轻了,对于老奴的实力您恐怕还没有了解吧?老奴如果要杀了您的话,那可是比踩死只蚂蚁更简单的事哦。」

  「哈哈哈~!刘喜,你在本宫眼里连蚂蚁都不如,踩死你本宫都嫌弃会玷污我的靴子~!!」

  轻柔的一脚将我踢开,白皙的芊芊玉手快速的弯成爪状,一股股强大的吸力瞬间将刘喜控制,拼尽全力想要挣脱那股无形操控的刘喜却绝望的发觉自己的内力正快速的被吸出,乳白色的精纯内力在空中汇聚到一起,被江玉燕修长的手指吸取,融入江玉燕妖娆妩媚的娇躯内!

  「你~~!你~!移花接木~~!!」

  「现在知道了吗?你牢房中的那两条母狗就是这样被本宫吸干了功力啊~!!」
  悔之晚矣的刘喜双膝一软就跪在了地上,身体内的功力还在被江玉燕源源不断的吸取着,拼尽全力的开口哀求道:「贵妃饶命啊~~!老奴今后一定以您马首是瞻,饶了老奴一条狗命吧~!我甘愿匍匐在您脚下成为您嘴忠心的狗啊~~!!」

  「可惜本宫不需要你这样的狗~~!哈哈哈,去死吧~~!!」

  弯成爪状的芊芊玉手轻柔的一挥,五道淡紫色的气流宛如刀锋般划破空气,在刘喜胸口留下五道鲜血淋漓的深深伤口!

  「饶~~!饶~~!!」刘喜还在哀求着江玉燕,可惜女皇已经对玩弄他失去了兴趣!

  包裹在亚光色灰丝袜内的美腿优雅的伸出,心领神会的我连忙熟练的用嘴将那双早就准备好的血红色长靴为江玉燕换上,长及大腿根部的长靴泛着让人不寒而栗的光泽,高跟靴前端是厚达三厘米的防水台部分,靴底精钢特制的靴跟更是近乎二十厘米,带着征服一切的魔力!

  「你的狗眼每次看着我都让本宫很讨厌,原本我是想留着你一条狗命继续领导着东厂为本宫服务的,不过~!东厂那种要害部门还是交给我最喜欢、最信任的老公吧~~!!」

  江玉燕脚踩着高跟靴朝着刘喜漫步而来,高跟靴每一次踩踏在地面上,刘喜的身体就会凭空的颤抖一次,我知道这是江玉燕在用内力隔空踩踏刘喜的身体,在江玉燕的眼中,刘喜那卑贱的身体不配和自己高贵的靴底亲密接触!咫尺之遥间,刘喜的全身骨头就被江玉燕活生生的踩烂了!

  「饶命~!贵妃娘娘饶命啊~~!!」

  此时仰面躺在地上的刘喜浑身的骨头都被江玉燕靴底的强大内力给活生生的踩烂了,眼睁睁的,他看着江玉燕那包裹在长及大腿根部血红色长靴内的美腿优雅的抬起,他甚至可以清晰的看见江玉燕靴底的防滑纹!

  「动不了了吗?那就好好的欣赏本宫的靴子吧~!」

  得意的瞥了我一眼,江玉燕翘起玉足,靴底近乎二十厘米的靴跟没有丝毫预兆,伴随着亚光色灰丝美腿的一跺,尖利的靴跟竟然直接插爆了刘喜的眼珠。
  「啊~~!啊~~!!」美腿扭动着,长达二十厘米的靴跟已经完全贯穿了刘喜的脑袋,纤细的脚踝带动着靴跟在刘喜的脑袋里残忍的搅动着,可浑身骨头都被江玉燕残忍踩烂的刘喜只能徒劳的呻吟着!

  「贵妃娘娘~~,陛下请您过去一叙。」

  就在江玉燕折磨虐杀刘喜的时候,门外小太监邀功般的轻呼着,秀眉微皱,江玉燕作势就要将那小太监吸进来踩死,我连忙一拉着江玉燕白皙的芊芊玉手,轻声说道:「别~!现在你可还不是女皇!」

  「哼~!当今世上还有谁是本宫的对手~~!」

  俏脸微微泛红,江玉燕并没有阻止我略显逾越的举动,而是任由着我牵着她的手朝着门外走去,此时的刘喜已然被江玉燕活生生的踩死了,脸上还残留着江玉燕靴底防滑纹的纹理!

  即将推门的瞬间,我恋恋不舍的松开江玉燕的玉手,虔诚的跪在地上,跪直了身体的我用自己的脸贪婪的蹭着那双有幸包裹着江玉燕灰丝美腿的及膝高跟靴,抬头仰望着冷艳高贵的江玉燕,轻声说道:「去征服这个世界吧~!!」

           ***  ***  ***

  「爱妃~~!爱妃~~!今天朕给你准备了一位即将被阉割的小男孩,就请你亲自用高贵的玉足去阉了他吧~~!!」

  赤身露体的皇帝躺在床上,双手熟练的用那双江玉燕换下的白色丝袜将自己红肿的小弟弟包裹着,快速的撸动间,丝袜的极致柔滑渐渐地将他小弟弟带上了天堂!在江玉燕的挑逗玩弄下,他已经彻底将自己的奴性暴露了出来,现在的他每天都会让江玉燕来到房间里残忍的虐杀折磨一位小男孩,而他则是欣赏着江玉燕香艳残忍的虐杀,在这个过程中,尽情的喷射!

  「不~!求求您~!饶了我吧~~!!」

  被家里人送进皇宫等待着『禁事房』阉割的小男孩突然看见一位妖艳魅惑的绝世少女脚踩着嚣张性感的高跟靴朝着自己漫步而来,看着那长及大腿根部的高跟靴,还有靴底那二十厘米长的尖利靴跟,小男孩本能的想要逃跑。

  「现在本宫命令你撸~!尽情的撸动你那卑贱的狗鸡巴~~!!」

  泛着淡紫色魅惑光泽的双眸瞥了一眼不远处的皇帝,江玉燕翘起的玉足轻柔的一脚踩到了少年的两腿之间。高跟靴前端底部厚达三厘米的防水台部分就那样轻柔的将小男孩略显疲软的小弟弟踩在脚下。

  「遵命~~!爱妃~!踩啊~!尽情的揉虐朕的小弟弟吧~~!!」

  已经沉底沉沦在江玉燕带来的另类快感中,皇帝此时将那位小男孩想象成自己,双手更加快速的撸动着,极致柔滑的丝袜带来的快感更加强烈,平日里江玉燕最多只用靴子去玩弄皇帝的小弟弟,每次他哀求着江玉燕用丝袜玉足玩弄自己的时候,江玉燕总是不答应,心情好的时候江玉燕就脱下自己的袜子,让皇帝自己解决。

  没有理会皇帝犯贱的呻吟,江玉燕一脸冷漠高傲的样子俯视着自己脚下卑贱的小男孩,玉足慢慢的踮起,长达二十厘米的靴跟已经离开了地面,高跟靴的前端底部厚达三厘米的防水台部分则是用力一踩!

  「啊~~!啊~~!饶命啊~~!贵妃娘娘饶命啊~~!!」

  身为男人的象征被江玉燕的高跟靴踩在脚下,深受儒家文化教育的小男孩只觉得羞愧难当,可是胯下那酥麻的快感却让他很是享受。身体前倾着,双手下意识的抱紧江玉燕近在咫尺的高跟靴,充满了野性诱惑,长及大腿根部的血红色长靴狂野而残忍。

  「饶命?可本宫怎么觉得你的狗鸡巴硬了啊?是不是想要本宫更加残忍的玩弄你啊?」

  「爱妃~~!踩啊~!继续踩啊~~!踩烂朕的狗鸡巴啊~~!!」

  床上的皇帝被江玉燕撩拨得欲火焚身,手指已经不能完全满足他了,此时的他面朝下躺在床上,犯贱的扭动着身体,利用身体的重量将小弟弟压在身下,那被江玉燕的白色丝袜包裹着的小弟弟跟随着身体的扭动而被研磨着,就像是江玉燕在用高贵的玉足玩弄一样,皇帝眼神灼灼的欣赏着江玉燕高跟靴的残忍虐杀过程,身体扭动得更加快了!

  嘴角勾起一丝残忍的笑意,江玉燕用高跟靴的前端快速的研磨着靴下卑贱的小弟弟,隔着高跟靴江玉燕依旧可以感受到小男孩贱根的颤抖。伴随着江玉燕高跟靴的玩弄,身为处男的小男孩却是一个劲的用脸去蹭着那双带给他无尽舒爽和痛苦的性感高跟靴。

  『滋滋滋』

  再也忍不住了,伴随着小男孩身体的剧烈颤抖,一股股浓稠的精华顺着他那被江玉燕踩扁的小弟弟内汹涌的喷射着!乳白色的精华顺着江玉燕的靴底飞溅而出!

  「哎呦喂~!贱货,谁允许你射出来的~!!」

  控制欲望极强的江玉燕一声怒斥,抬起高跟靴瞥了一眼那浓稠的精华沾染在了自己的靴底,厌恶皱了皱眉,没有丝毫预兆,半悬在空中的高跟靴猛的一脚跺下!

  「啊~!不~~!不~~!!」

  紧紧贴合着灰丝美腿的及膝高跟靴毫不留情的跺下,坚硬的靴底精准的将小男孩的小弟弟踩Q在脚下。可怜小男孩的小弟弟上还残留着精华,坚挺着的小弟弟瞬间被踩扁,深陷进江玉燕靴底的防滑纹中!

  『滋滋滋』强大的力道压迫下,小男孩又忍不住了,一股更加浓稠的精华再次喷射而出。

  江玉燕并没有直接将小男孩的小弟弟踩烂,而是浅尝即止的快速抬起了高跟靴,看着小男孩那被踩扁后快速的恢复,还留有清晰自己靴底防滑纹的小弟弟,冷笑一声,对着皇帝冷冷的说道:「不许射出来~!没有本宫的允许你就不许射~!!」

  「遵命~!爱妃~!爱妃~~!饶了朕吧~~!朕要~~!嗯~~!!」面朝下躺在床上的皇帝犯贱的呻吟着,小弟弟已然膨胀到了极限,伴随着他身体的扭动,敏感的小弟弟前端和江玉燕柔滑的白丝袜每一次的接触都带着不可抵抗的极致酥麻快感!

  「好了,小贱货,你也在本宫脚下射了,接下来就该阉割你咯!~~!」
  沾满了小男孩精华的靴底优雅的翘起,靴底那长达二十厘米的靴跟就那样半悬在小男孩卑贱小弟弟的上方。已经预感到了什么的小男孩还沉浸在喷射的快感中,没有丝毫预兆,江玉燕猛的一脚踩下,尖利的靴跟精准的踩进了小男孩红肿小弟弟的根部!

  美腿用力跺下,尖利的靴跟斜向竟然是活生生的从小男孩的子孙袋内插了出去!美腿用力一带,靴底的靴跟就像是匕首般锋利,江玉燕轻易的用靴跟将小男孩的小弟弟和子孙袋对半割开!

  「本宫阉割这条贱狗是不是让你很兴奋啊?」

  一脚将小男孩踢开,江玉燕脚踩着高跟靴漫步到了已经快要忍不住的皇帝身边,此时的皇帝再也顾不得自己是九五之尊,像条狗跪在江玉燕脚边,红肿的小弟弟顺势就要去摩擦江玉燕的高跟靴。

  「要~~!爱妃~!朕要~~!!」

  「哈哈哈~~!在本宫眼里,你就是条狗而已!」

  翘起玉足,紧绷着的高跟靴前端顺势伸到皇帝红肿小弟弟的前端,就在江玉燕的高跟靴和皇帝最为敏感的冠状沟部分接触的瞬间,皇帝再也忍不住了,一股股滚烫的精华源源不断的喷射着,乳白色的精华全部飞溅到了那双长及大腿根部的高跟靴上!

  「射吧~!本宫赏赐你在我脚下精尽人亡~~!!」

  话音刚落,江玉燕两只高跟靴顺势将皇帝剧烈颤抖小弟弟夹着,带着绝美弧度的足弓部分将那卑贱的小弟弟卡住,快速的撸动间,更加浓稠的精华汹涌的喷射着,就像是皇帝在用自己的精华给江玉燕清洗高跟靴一般!「启禀女皇,您的血食已经准备好了~~!」

  跪在江玉燕寝宫之外的我对着屋内烛光摇曳间的妖娆背影轻呼着,在我的身后则是九位精挑细选出来的小男孩,十二三岁的他们虽然还是处男,可胯下堪称巨大的肉棒和体内精纯的精血则是江玉燕最为美味的食物。

  「都饿了呢~~!」

  房门突然大开,身穿一袭华美白色轻纱长裙的江玉燕傲然站立着,乌黑的秀发随风飘散,凌乱却女王气势十足。白皙的芊芊玉手优雅的伸出,掌心朝上,手指轻柔的勾了勾,其中一位跪在她左脚边的小男孩就像是牵线木偶般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朝着江玉燕爬了过去。

  「女皇饶命~!饶命啊~~!!」

  江玉燕戏虐的捏着小男孩的下巴,左右摇晃间就像是在欣赏着自己的食物一般。半眯着的媚眼泛起一抹淡紫色的光泽,薄而粉嫩的小嘴微微嘟起,居高临下的女皇深吸一口气。

  小男孩脑袋木然抬起,一缕缕乳白色的精血顺着他的身体飘散而出,而他胯下那红肿的肉棒更加剧烈的膨胀着,江玉燕掩映在白色丝袜内的美腿朝前一伸,紧紧贴合着白丝美腿的白色及膝高跟靴顺势朝前一踢,带着圆润弧度的高跟靴前端直接抵住了小男孩坚硬如铁的肉棒根部!

  「女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山呼海啸般的呼喊中带着深深的恐惧,文武百官虔诚的跪在地上,宽大的朝服内,瑟瑟发抖的他们对于那位江贵妃的手段有了清晰的了解。

  身穿一袭做工华美的淡黄色长裙,高高在上的江玉燕嘴角带着得意的笑容,轻纱薄裙掩间,那双紧紧包裹着江玉燕美腿的白色及膝高跟靴若隐若现,高跟靴的靴口之上,性感魅惑的黑色丝袜更是看得人欲火焚身!

  而原本的老皇帝此时却像条狗一样跪趴在江玉燕脚边,用脸虔诚的蹭着江玉燕的高跟靴边缘,舌头则是顺从的伸到江玉燕的高跟靴底部,贪婪的舔舐着。可江玉燕似乎嫌弃皇帝的舌头对玷污自己的高跟靴,顺势就是一脚踩在皇帝的脸上,坚硬的靴底精准的将皇帝的口鼻完全踩着,强烈的窒息感刺激下,求生的欲望促使着皇帝双手死死地抱着江玉燕包裹在高跟靴内纤细的脚踝。

  「记着~!你们都是本宫脚下的狗奴,如果谁胆敢有二心的话~!本宫就先踩死你们的家人,然后再折磨得你们生不如死~~!」

  「女皇饶命~~!臣等就是陛下的狗奴~!女皇饶命~~!!」

  「哈哈哈~~!对,你们都是本宫脚下的狗奴~!随时可能会被踩死的狗奴~!!」

  被江玉燕高跟靴踩在脚下的皇帝还在拼命挣扎着,隔着高跟靴底部,江玉燕享受着皇帝身体剧烈颤抖带来的另类快感,高跟靴就那样踩踏着,几分钟之后,玉足之下已经感觉不到皇帝的动静了,随意的一脚将老皇帝踢开,已经被江玉燕用高跟靴活生生的闷死的皇帝脸上还带着心满意足的笑意,脸上残留着的靴底防滑纹更是看得那些大臣们一个劲的对着高高在上的女皇磕头!

  双手一撑那雕刻得栩栩如生,翱翔于九天之上的凤凰将嚣张的龙踩在脚下,而龙只能虔诚的舔舐着凤凰的爪子的风椅,江玉燕优雅的站起身来。看都没看那些家属被东厂完全控制起来,战战兢兢的大臣们,得意的瞥了我一眼,修长白皙的手指对着我挑逗般的勾了勾。

  此时已经身为女皇大内总管,并且兼任东厂厂督的我一脸谄媚笑意的跟在女皇身后,亦步亦趋间进入了女皇的寝宫。

  欣赏着江玉燕妖娆妩媚的娇躯,我反手将门一关,留下满脸惊恐,内心更是震惊的宫女太监门在门外,快步朝前一把从后面将江玉燕环抱着,不安分的手指从江玉燕的腰肢部分朝上摩擦挪到着,在人前冷酷无情的女皇并没有挣扎,只是象征性的轻声娇啜一声。

  「女皇的腰肢可真细啊~~!」

  「胸也漂亮,不大不小刚刚好,坚挺而圆润~~!!」

  被我环抱着的娇躯微微有些颤抖,不安分的手指熟练的把玩着江玉燕波涛汹涌得恰到好处的坚挺双峰,而江玉燕那圆润的翘臀则是轻柔的扭动着,隔着裤子摩擦诱惑着我胯下躁动的肉棒!

  「好大的狗胆啊~~!王公公,你的狗鸡巴在干什么啊!」

  俏脸绯红的江玉燕扭头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眉目间的风情万种更是刺激得我将她抱得更紧了。顺势我将脑袋埋在江玉燕白皙修长的脖颈间,腰肢快速的前后抽插扭动着,带动着胯下坚硬如铁的肉棒去摩擦着江玉燕诱人的翘臀。

  「我们终于不用在战战兢兢的了,你已经是女皇了,接下来就让我们好好的享受享受吧~~!!」

  欲火焚身的我不顾自己和江玉燕实力上的巨大差距,环抱着江玉燕柔软妖娆的娇躯,我顺势将她推倒在床上。面对面四目相对间,江玉燕荡漾着秋波的撩人双眸略显娇嗔的看着我,微不可擦的冷哼一声,在我耳边轻声说道:「你知道白骨精吗?就那个靠着吸食血食精血为生的白骨精啊~!」

  「怎么了?难道你变成白骨精了啊?」

  似乎不以为意,虽然知道此时的江玉燕已经拥有了吸取别人功力的能力,可吸食奴隶的精血之类的还是太过神奇。将江玉燕压在身下的我呼吸浑浊的扭动着身体,用自己胯下撑起的大帐棚去摩擦着江玉燕的蜜穴处。

  「别~~!嗯~~!」

  身体极为敏感的江玉燕阵阵娇啜着,温润的气息拍打着我的脸,泛着潮红的俏脸更显魅惑撩人。白皙的芊芊玉手威胁般的伸出,修长的手指慢慢的在我眼前弯成爪状,与此同时,粉嫩的指甲顺着指尖快速的长出,媚眼迷离的盯着我,江玉燕五指扭动着,指尖长达五厘米的指甲轻抚着我的脸,冷冷的说道:「别找死啊~~!本宫让你见识见识我真正的实力!」

  「老婆~~!你~~!你别乱来啊~~!!」

  突如其来的诡异一幕吓得我连忙从江玉燕的娇躯上爬了起来,得意的冷哼一声,转瞬间江玉燕指尖那诡异的粉嫩指甲已经消失不见了。大着胆子的我一把将江玉燕的芊芊玉手握着,爱惜的摩挲着,仔细看着那堪称绝美的修长手指。
  「喂~!看够了没有?这可是本宫前几天在玩弄皇帝的时候从他嘴里探听到的,在皇宫最为隐秘的地下室,几百年前曾经封印着一位吸食别人精血的妖女,我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果然找到她了,没想到那女妖直接匍匐在我脚下,任由着我吸干了她。」

  看着眼前越说越得意的江玉燕,我连忙插了一句:「那现在的你……?」
  泛着淡紫色妖魅光泽的双眸瞥了我胯下那撑起的大帐棚一眼,充满了诱惑的话语萦绕在我耳畔,似诱惑似威胁的说道:「那就让你见识见识本宫的能力吧~!不要被吓得以后都不敢在本宫面前勃起了哦~~!」

  整理了下被我压得有些褶皱的长裙,江玉燕优雅的坐在床沿,打了个响指,跪伏在门外的宫女连忙将两位浑身赤裸的健壮帅气少年牵了进来。看样子就被吓得不轻的少年像条狗一样四肢着地爬到江玉燕脚边,只是一个劲的对着高高在上的女皇磕头,哀求般的说道:「女皇饶命啊~!女皇饶命啊~~!!」

  「真是可爱的小贱狗啊~~!」

  得意的瞥了我一眼,江玉燕伸直了黑丝美腿,包裹在白色及膝高跟靴内的玉足紧绷着,羞辱性的拍打着其中一位少年的脸,另外一只高跟靴则是伸到少年的胯下,挑逗般的轻抚着少年那红肿的肉棒,扭头对着我戏虐的说道:「王公公~!看看本宫的狗奴狗鸡巴是不是很大啊?哦~!本宫都忘记,你可是太监,没那东西的~~!哈哈哈~~!!」

  眼见宫女已经退了出去,而那两位少年战战兢兢的根本不敢抬头,我挑衅般的伸手捏着江玉燕带着绝美弧度的下巴。一脸不以为意的江玉燕则是也伸出芊芊玉手,隔着裤子对着我胯下撑起的大帐棚用力的一弹!

  「嗯~~!!」突如其来的刺激带来宛如触电般的极致快感,江玉燕傲娇得昂起俏脸,轻声对着我说道:「好好的看着~!」

  话音刚落,江玉燕脸上那若有若无的戏虐笑意瞬间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冷傲到不近人情的威严。而那肉棒有幸被江玉燕高跟靴玩弄着的少年已经快要忍不住了,红肿的肉棒在江玉燕高跟靴的拍打玩弄下剧烈的颤抖着。

  「爽吗?」江玉燕玉足朝前一蹬,修长的手指优雅的伸出,长达五厘米的粉嫩指甲泛着魅惑的光泽,对着我裆部的大帐棚轻柔的一划,宛如刀锋般的指间直接将我裤子割开,那没有了束缚的肉棒正对着江玉燕妖艳的俏脸剧烈的颤抖着,红肿的肉棒似乎在等待着江玉燕无情的玩弄!

  「快~!本宫赏赐你们俩用狗鸡巴来给本宫清理高跟靴,不过~!可不许射出来哦~!要不然本宫可是很残忍的~!!」

  被强撸进宫里的两位少年颤颤巍巍的朝前挪动着膝盖,眼神灼灼的欣赏着那双近在咫尺的洁白高贵高跟靴,颤颤巍巍间挪动着膝盖,犯贱的扭动着身体,带动着自己胯下坚硬如铁的肉棒顺着江玉燕高跟靴的边缘摩擦着!

  高贵冷艳的女皇江玉燕对着我那红肿坚挺的肉棒诱惑的吹了口气,自顾自的将一双白色蕾丝及肘长手套戴好,掩映在蕾丝手套内的芊芊玉手猛的一把将我的肉棒死死地捏着,而另外一只手则是朝下把玩着我那低垂的子孙袋!

  「嗯~~!!」我和那两位少年同时发出舒爽的呻吟,他们俩胯下泛红敏感的龟头部分刚一接触到江玉燕洁白高贵的高跟靴,凉爽的触感伴随着酥麻的快感瞬间袭遍全身!而我则是享受着江玉燕包裹在白色蕾丝长手套内的芊芊玉手对我肉棒的玩弄,修长灵活的手指握着我红肿的肉棒,轻柔的上下撸动着,特别是我那最为敏感的冠状沟部分被她的手指触碰到的时候,卑贱的肉棒被带上了天堂!
  明亮的双眸眨巴着,长而弯的睫毛搭配着那撩人的凤眼,江玉燕对于我那副一脸享受的样子似乎很是满意,慢慢的松开握着我肉棒的手指,伸出食指,挑逗般的轻抚着我那充血敏感的冠状沟部分,而是又轻抚着我泛红的龟头,蕾丝手套更是让那蚀骨的快感呈几何倍数的增加。

  「别用你们卑贱的狗鸡巴摩擦本宫的靴面!」江玉燕瞥了一眼那两位肉棒顺着她高跟靴边缘慢慢的朝上正在清理着她足背部分的少年,厌恶的皱了皱眉,翘起玉足,将靴底正对着两位少年的脸,冷冷的命令道:「给本宫清理靴底~~!就你们这狗鸡巴也配接触本宫高贵的靴子吗?」

  羞辱性的话语更是激起了两位少年内心的奴性,犯贱的呻吟着,快速的用肉棒顺着江玉燕布满了诱人防滑纹的靴底摩擦着,不同于柔滑的靴面,高跟靴的底部坚硬而冰冷,跪在江玉燕左脚边的少年似乎再也忍不住了!

  「嗯~!啊~!女皇~~!女皇~~!!」

  身体剧烈的颤抖着,少年犯贱的朝前猛烈的抽插着,膨胀到极限的肉棒对着江玉燕的靴底撞击着,与此同时,微微张开的马眼口内,一股股浓稠的精华顺势喷射而出!汹涌的精华就像是打开了的水龙头一般,源源不断的飞溅出滚烫的精华,正对着江玉燕的靴底喷射着!

  「你呢?也想射吗?」

  江玉燕玉足朝上翘起,布满了诱人防滑纹的靴底就像是锉刀一样摩擦着少年贴合着自己靴底的肉棒前端,可少年还在拼尽全力的强忍着。江玉燕得意的瞥了我一眼,灵活修长的手指玩弄般的一轻一重捏着我子孙袋内躁动的肉棒,与此同时,靴底那长达十五厘米的靴跟轻抚着少年肉棒前端最为敏感的冠状沟部分!
  「女皇~!不~~!不~~!啊~~!!」

  欲语还休的享受着江玉燕高跟靴带来的极致快感,少年再也忍不住了,伴随着江玉燕尖利的靴跟踩进了冠状沟内并且残忍的扭动着,瞬间精关大开!浓稠滚烫的精华全部都飞溅到了江玉燕的靴底,高高在上的女皇享受着精华喷射到靴底产生的瘙痒快感!

  出乎意料的,我赫然发觉那些沾染到江玉燕靴底的精华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的消逝,而一脸享受的江玉燕俏脸微微泛红,更显妖魅,难道她是在吸食两位少年的精华?江玉燕对着我鬼魅一笑,很快用实际行动证实了我的猜想。
  持续了一分多钟的喷射之后,两位少年暂时停止了喷射,江玉燕可不准备就这样饶恕他们,紧绷着的玉足顺势朝下抵住了那还残留着精华的肉棒根部,带着圆润弧度的高跟靴前端戏虐的扭动着,而少年坚硬如铁的肉棒则是贴合着江玉燕的高跟靴足背部分,泛红的龟头则是紧挨着江玉燕的高跟靴,此时我才看清,两位少年胯下的肉棒堪称巨大,比江玉燕的玉足要长多了!

  优雅的扭动着玉足,高跟靴的前端研磨着少年肉棒的根部,强烈的刺激下,那紧挨着江玉燕小腿的龟头部分又是一股浓稠的精华飞溅而出,乳白色的精华喷射到江玉燕洁白的高跟靴上到处都是,然后诡异的消失。

  「饶~~!女皇饶命啊~~!!」

  已经预感到了什么的两位少年苦苦的哀求着,可一切已经迟了,胯下卑贱的肉棒就像是融化在江玉燕的高跟靴上一般,不受控制的喷射着精华,他们两人的脸色呈现病态的惨白,身体也渐渐地萎缩了下去!

  五六分钟之后,两位少年已然变成了一堆森森白骨,江玉燕那性感的高跟靴却更显妖魅,吸食了少年精血的江玉燕傲娇得抬头瞥了一脸惊恐的我一眼,得意的说道:「怎么样?现在你的狗鸡巴还想射吗?本宫可是吸精女皇哦~~!!」
  没有给我挣扎的机会,江玉燕顺势一把将我压在身下,撩开裙摆,纤细的腰肢朝前一挺,春潮泛滥的粉嫩蜜穴精准的将我红肿膨胀到极限的肉棒吞了进去!双手撑着我的胸膛,妖魅的呻吟道:「快~!快~~!本宫要吸干你~!!」
  粉嫩的蜜穴快速的收缩着,强大的压迫感刺激下,我那早已被玩弄到极限的肉棒再也忍不住了,浓稠滚烫的精华汹涌的喷射着,滋养着此时正骑跨在我身上,放浪扭动着欲求不满的吸精女皇!

  「启禀女皇,您的血食已经准备好了~~!」

  跪在江玉燕寝宫之外的我对着屋内烛光摇曳间的妖娆背影轻呼着,在我的身后则是九位精挑细选出来的小男孩,十二三岁的他们虽然还是处男,可胯下堪称巨大的肉棒和体内精纯的精血则是江玉燕最为美味的食物。

  「都饿了呢~~!」

  房门突然大开,身穿一袭华美白色轻纱长裙的江玉燕傲然站立着,乌黑的秀发随风飘散,凌乱却女王气势十足。白皙的芊芊玉手优雅的伸出,掌心朝上,手指轻柔的勾了勾,其中一位跪在她左脚边的小男孩就像是牵线木偶般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朝着江玉燕爬了过去。

  「女皇饶命~!饶命啊~~!!」

  江玉燕戏虐的捏着小男孩的下巴,左右摇晃间就像是在欣赏着自己的食物一般。半眯着的媚眼泛起一抹淡紫色的光泽,薄而粉嫩的小嘴微微嘟起,居高临下的女皇深吸一口气。

  小男孩脑袋木然抬起,一缕缕乳白色的精血顺着他的身体飘散而出,而他胯下那红肿的肉棒更加剧烈的膨胀着,江玉燕掩映在白色丝袜内的美腿朝前一伸,紧紧贴合着白丝美腿的白色及膝高跟靴顺势朝前一踢,带着圆润弧度的高跟靴前端直接抵住了小男孩坚硬如铁的肉棒根部!

  「饶……饶命……」

  徒劳的哀求只会更加激起江玉燕虐杀的欲望,原本轻踩在小男孩子孙袋上的高跟靴猛的跺下,坚硬的高跟靴底部无情的将小男孩子孙袋内躁动的蛋蛋瞬间踩扁!强烈的刺激下,小男孩那卑贱的肉棒抵住了江玉燕的高跟靴脚踝部分,而他再也忍不住了!

  『滋滋滋』

  乳白色的精华不受控制的喷射而出,而此时从小男孩身体飘散而出的雾气已然变成了血红色,眼睁睁的,我看着小男孩的身体快速的萎缩,伴随着胯下源源不断的喷射,浓稠的精华在接触到江玉燕高跟靴的瞬间就被吸食,顷刻之间,原本活生生的生命就变成了江玉燕脚下一堆森森白骨!

  「嗯~~!真是美味啊~~!处男的精血滋味果然不一样啊~~!!」
  若有所思的瞥了我一眼,江玉燕伸手指了指自己的高跟靴,心领神会的我连忙爬了过去,熟练的用嘴将那双有幸包裹着江玉燕白丝美腿的及膝高跟靴脱下。江玉燕稍一欠身,圆润坚挺的翘臀直接坐在了我的背上,而我则是顺从的将江玉燕驼进了屋子里。

  房门『砰』的一声关上,一脸谄媚笑意的我抬头仰望着吸食了小男孩精血,更显妖魅冷艳的江玉燕,轻声说道:「老婆~!您还是下来吧~!好重啊~~!!」
  脸上那若有若无的淡淡笑意瞬间消散,柳叶弯眉微微皱起,白皙的芊芊玉手猛的一把拉扯着我的耳朵,恶狠狠的俯视着我,冷冷声威胁道:「找死啊~!本宫这段时间的身材可是变得更加完美了~~!」

  江玉燕说的倒是实话,自从吸食了那个女妖之后,她就靠着奴隶的精血为食,身材更新妖娆,美腿纤细匀称而修长,翘臀更加圆润坚挺,胸前那对我经常把玩的双峰更是……一想到此处,我只觉得鼻子里似乎有股滚烫的液体即将飞溅而出了。

  「喂~~!乱想些什么呢?还不快来侍寝~~!」

  不知什么时候江玉燕已经斜躺在了床上,掩映在白色丝袜内的美腿在半空中诱人的晃动着,白皙的芊芊玉手戏虐的完成爪状,一股强大的吸力瞬间将我吸到了床上。迫不及待的我大着胆子用手去揉搓把玩着江玉燕胸前波涛汹涌得恰到好处的完美双峰,不安分的手指一轻一重的揉搓按压着,「好大的狗胆~~!女皇的娇躯你也敢乱碰~~!!」

  一脸的娇羞,对于我的逾越举动,江玉燕一向很是容忍,欲语还休间更是激起了我的原始欲望。似乎也来了兴致的江玉燕撩开裙摆,长及大腿根部的白色丝袜袜口之上,白皙的大腿内侧肌肤之间,粉嫩的蜜穴微微张开。

  「老婆~~!我~~!我来了~~!!」迫不及待的我下意识的想要将裤子脱了,解放那急不可耐的肉棒。

  「别~!用嘴~~!!」

  撩人的潮红爬满了白皙的俏脸,明亮的双眸内荡漾着春意,没有给我脱裤子的机会,江玉燕一把就揽着我的脑袋,强迫着将我拉扯到自己的两腿之间!深吸一口气,阵阵淫靡的气息充斥着鼻息,不敢有丝毫犹豫,我连忙对着那粉嫩的蜜穴神情一吻。

  「啊~~!嗯~~!快~~!快舔~~!!」

  放浪的呻吟着,圆润得恰到好处的大腿猛的一夹,我也顺势伸出了舌头,对着那春潮泛滥的蜜穴轻柔的一舔后,紧绷着舌头探进了江玉燕的蜜穴内!充满了诱惑的幽香伴随着急促的呼吸刺激着我内裤中躁动的的肉棒。

  身体极为敏感却也欲求不满的江玉燕包裹在白色丝袜内的美腿宛如蟒蛇般将我的身体缠绕着,修长匀称的美腿带着丝袜的柔滑在我的身上摩挲着。拼尽全力的用舌头去讨好着江玉燕,舌尖撩拨着她蜜穴内最为敏感的地方。

  「哦~~!额嗯~~!!!」

  媚眼迷离的江玉燕双手也按压着我的脑袋,拼尽全力的朝着自己蜜穴内塞着,就像是想要把我的脑袋完全塞进自己蜜穴中一般!伴随着我舌头的贪婪舔舐,江玉燕的蜜穴也急剧的收缩着,面朝下趴在她胯下的我感受着窒息的另类快感,我每次的呼吸江玉燕的美腿就更加用力的缠绕着我的身体,就像是蟒蛇在猎食一样!
  「嗯~!快~~!张嘴~~!张嘴~~!!!」

  我的舌头已经麻木,被江玉燕收缩着的蜜穴朝着深处拖拽着,就是我的舌头几乎快被拔掉的时候,舌尖感觉到了异样。江玉燕的蜜穴突然松开,与此同时,一股滚烫的淫液顺着江玉燕的蜜穴汹涌的喷射而出。

  快速的张嘴吞咽着,任由着江玉燕的淫液喷射到我的嘴里,伴随着淫液弥散全身,我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似乎在发生着强烈的变化,胯下那原本已经膨胀到了极限的肉棒继续剧烈的膨胀着。

  「口舌功夫还得练啊~~!还要你的舌头也不够粗,不够长啊~~!!」
  轻柔的一脚将我踢开,满脸潮红的江玉燕胸口强烈的起伏着,粉嫩的蜜穴上还挂着晶莹的淫液。

  「老婆~!我舌头不行可我的这里一定让你满意哦~~!!」

  欲火焚身的我快速地将裤子脱下,那还在剧烈膨胀的肉棒就这样裸露在空气中,出乎意料的,此时我那泛红的肉棒几乎快三十厘米长,比江玉燕的手腕还粗!堪称巨大的肉棒正嚣张的对着江玉燕粉嫩的蜜穴颤抖着!

  「哇~~!你这个是什么回事啊~~!!」

  俏脸更加绯红,江玉燕试探性的伸出白丝玉足,掩映在白色丝袜内修长且错落有致的脚趾轻抚着我那敏感的龟头,强烈的刺激下,酥麻的快感顺着肉棒袭遍全身,微微张开的马眼口内,丝丝液体沁了出来,沾染到江玉燕的白丝玉足上,然后快速的消失。

  「我~~!我不知道啊~~!难道是你的淫液的作用?」

  「哈哈哈~~!老公~!想射吗?」

  迷离的媚眼得意的看着我,充满了青春诱惑的白丝美腿朝前一伸,小巧玲珑的白丝玉足顺势将我那红肿坚挺的肉棒死死地夹着,带着绝美弧度的足弓部分卡着我卑贱的肉棒,江玉燕轻柔的撸动摩擦着。

  圆润的足跟时不时的摩擦着我最为敏感的冠状沟部分,隔着白色丝袜,江玉燕享受着我肉棒的火热颤抖。而已经被撩拨到了极限的我犯贱的前后的摆动身体,带动着坚硬如铁的肉棒在江玉燕的白丝玉足间快速的抽插着!

  就在我那积聚的精华急迫的想要喷射而出的时候,江玉燕适时的松开了白丝玉足,就像是发情的小猫一般,双手撑着床,娇躯朝前一伸,精致魅惑的俏脸距离我那坚挺的肉棒近在咫尺,轻柔的吹了口气,温润的气息萦绕着我那卑贱的肉棒,樱桃小嘴微微张开,作势就要一口将我那红肿的肉棒咬住!

  「咯咯咯~~!你就不怕我一口咬断你的狗鸡巴啊~~!!」

  眨巴着撩人双眸,江玉燕伸出粉嫩的香舌,就在舌尖即将接触到我肉棒的瞬间,江玉燕快速的收回了香舌,宛如奸计得逞的小狐狸精般看着我诡异一笑。
  「老婆~~!求求你,让我射出来吧~~!好涨啊~!!」

  近乎哀求般的乞求着江玉燕,可她却是顺势从身后拿出了一根堪称巨大做工逼真的穿戴式人造假肉棒。熟练的将那双头设计的假肉棒穿好,江玉燕高傲的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俯身着脚下跪趴着的我,傲娇般的昂起精致的俏脸,冷冷的命令道:「给本宫跪舔~~!!」

  「老婆~~!!我~~!我~~!!」

  「哼~!不舔?那可就怪不得本宫咯~~!!!」

  纤细的腰肢扭动着,带动着胯下嚣张坚挺着的穿戴式人造假肉棒拍打着我的脸,被自己青梅竹马的女友这样羞辱玩弄,我却更加兴奋了!没有给我反抗的机会,江玉燕一脚将我踢倒,背朝着江玉燕,我的屁股高高翘起!

  「哈哈哈~~!上次你的狗鸡巴服侍得本宫很舒服啊,今天本宫也赏赐你被我逆插啊~~!!」

  话音刚落,江玉燕胯下那做工逼真的人造假肉棒就在我菊花口轻柔的摩擦着,下意识的,我菊花快速的收缩着,可江玉燕似乎在享受这个过程,白皙的芊芊玉手拍打着我的屁股,挑逗般的说道:「准备好了吗?本宫要来了哦~!!」
  「啊~~!!!」我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异物强迫撑开我菊花的另类快感,堪称巨大的假肉棒毫不留情的快速朝着我菊花深处抽插着,与此同时,江玉燕娇躯前倾着,丰满坚挺的双峰按压在我的背部,白皙的芊芊玉手则是顺势朝下一把将我胯下那红肿坚挺的肉棒死死地握着,另外一只手戏虐的玩弄揉搓着我子孙袋内的两颗蛋蛋!

  「叫啊~~!求我更加残忍的玩弄你啊~~!!」

  江玉燕放肆的笑着,猛烈的抽插下,那堪称巨大的人造假肉棒已经完全插进了我的菊花里,我甚至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假肉棒抽插时的另类刺激。听着我的惨叫,江玉燕似乎更加来了兴致,快速的将假肉棒从我菊花内抽出去,就在假肉棒的前端即将离开我菊花的瞬间,猛的朝前一挺腰身,再次无情的插了进来!
  「啊~~!不~~!不~~!老婆饶命啊~~!!」

  渐渐地,那股撕心裂肺的疼痛感变成了另类的舒爽,我羞愧的发现自己竟然很是享受江玉燕对着我的逆插调教!

  「哈哈哈~~!真是可爱的老公呢~~!」

  白皙的芊芊玉手快速的撸动着我红肿坚挺的肉棒,在抽插了十几分钟之后,江玉燕快速的抽出了人造假肉棒,而我此时像条死狗一样瘫软在床上,每次在我肉棒即将喷射的瞬间,江玉燕就用手指用力揉搓着我的蛋蛋,将我喷射的精华给活生生的憋回去。

  解开穿戴式的假肉棒,江玉燕骑跨在我身上,白丝美腿伸直,小巧玲珑的白丝玉足轻柔的踩在我脸上,弥散着阵阵幽香的白丝玉足揉搓着我的脸。修长且错落有致的脚趾轻抚着我的眼睑,圆润的足跟则是摩擦着我的嘴唇。

  双手撑着我的大腿,江玉燕圆润的翘臀顺势将我那红肿坚挺的肉棒反压到了肚子上,坚硬如铁的肉棒刚刚好卡在江玉燕的股沟间,而柔嫩的翘臀则是宛如磨盘般研磨着我的子孙袋,将我子孙袋内的蛋蛋瞬间压扁!

  「啊~~!嗯~~!老婆~~!我要~~!我要~~!!!」

  身体拼命的上下摆动着,我用自己卑贱的下体去迎合着江玉燕高贵翘臀的玩弄,江玉燕也快速的扭动着纤细的腰肢,圆润的翘臀就像是磨盘一样无情的研磨着我那卑贱的肉棒,体内积聚的精华被完全激活。

  「快啊~~!本宫赏赐你进来~~!嗯~~!快~~!再进去一点~~!啊~!!」

  蚀骨的娇啜着,江玉燕微微抬起翘臀,春潮泛滥的蜜穴正对着我那没有了压迫一柱擎天般的肉棒,猛的一屁股就坐了下去!

  一袭淡紫色长裙掩映着妖娆的娇躯,一晚上已经换了三套衣服的江玉燕一脸不高兴的瞪了我一眼,白皙的芊芊玉手顺势一把隔着裤子将我那红肿躁动的肉棒捏着,妖艳的俏脸伸到我的耳畔,轻声说道:「信不信本宫把你的狗鸡巴给拔下来啊~~!!」

  「拔下来的话那我可就没法服侍您了~!难道是我昨晚上没有让您尽兴吗?那就让我继续用狗鸡巴来服侍您高贵的蜜穴吧~~!」狗胆包天的我挑逗着江玉燕,看着江玉燕那冷傲妖艳的俏脸上泛起的一抹撩人潮红,我继续说道:「要不然我们就在野外来一次吧,高贵的女皇陛下~~!!」

  「呸~~!不要脸~~!」

  故作凶恶的瞪了我一眼,江玉燕用力一捏我那躁动不安的肉棒,脚踩着高跟靴朝着大将军府漫步而去,扭头媚眼迷离的轻声说道:「洗干净,等着本宫一会临幸你哦~!看我今晚上怎么榨干你~~!!」

  话音刚落,江玉燕脸上那迷离的笑意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冷傲高贵到让人不敢直视的冷艳。已经被彻底控制的将军府内,平日里飞扬跋扈的大将军正被两位看样子不过十五六岁的少女用脚踩踏着,两双包裹在白色高跟靴内的玉足死死地将大将军的脸和两腿之间的肉棒踩在脚下,任由他拼命挣扎,两位少女尽情的享受着征服的快感。

  「哈哈哈~~!贱货,今天在朝堂之上你不是说要以辞职为要挟吗?今天本宫就让你看看,得罪本宫的下场~~!!」

  「江玉燕~~!你不得好死~~!!」

  略显苍老的背影矗立在一片废墟的火光间,大学士府内血流成河,不远处的墙角,一位身穿白色长裙的少女正一脸淡漠的用脚将那只老鼠踩踏着,白色的高跟靴用力一碾,只听见老鼠尖利的惨叫声从靴底传出。

  「哈哈哈~!老东西,可就只剩下你一个咯~!要是你跪下来舔干净本宫的高跟靴的话~~!本宫就赏赐你死得痛快些~~!!」

  脸上一直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江玉燕玉手轻挥,那些精挑细选出来经过东厂训练的白衣女杀手们迅速退下,大学士府里连蚂蚁都被她们踩死了,这是江玉燕的要求,也是她们的任务!经过改造之后的东厂已经变成了更加恐怖的地方,专门为女皇训练奴隶和杀手,而那些根据江玉燕要求新建的各式刑房更是无数人的地狱。

  「你~~!你~~!老夫就算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亲自体会到江玉燕强大实力带来的震撼,大学生依旧保持着文人傲骨,努力的让自己颤动的双腿不至于跪下去。

  「还想做鬼吗?虽然本宫可以轻而易举的踩死你,不过~!你还不配被本宫亲自虐杀,这样吧,给你个惊喜吧~!!」

  打了个响指,一位赤身露体的少女顺从的爬了过来,像条努力讨好主人的贱狗一样,用自己的脸去蹭着那双紧紧包裹着江玉燕黑丝美腿的及膝黑色高跟靴,一口含着靴底那长达十五厘米的靴跟,灵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