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1-5)   人妻小说 

內容簡介



為了能得到自己哈了好久的新款法拉利,他不得不助紂為虐,不僅幫老哥出

主意報復老哥的大仇人——宋子斌。而且還親自上陣惡整宋子斌,在他結婚當天

冒充他的同性戀人,故意跑去鬧場破壞他的婚禮,讓他身敗名裂,成為過街老鼠

人人喊打。



有人問他會不會良心不安,當然不會囉!他可是眾所周知自私自利、沒心沒

肺的小惡魔耶,良心?呵呵,不好意思,他不知道這兩個字怎麼寫耶!



誰知善惡終有報,他竟然會被宋子斌無意中逮到,這下可要倒大黴了。不要

臉的色老頭,竟然要讓他用身體贖罪。可惡,別過來,他可不是同性戀啊!老哥,

快來救我……







望著電腦上那個笑得春風得意的英俊男子,楊洛俊臉鐵青,緊緊握住雙拳,

強忍住想把電腦給砸了的的衝動。



可惡!宋子斌那傢夥竟然敢搶走本該屬於他們楊氏企業的生意,他小子簡直

是在老虎嘴裡拔牙——找死!



20歲時,因父母發生交通事故不幸去逝,還在讀大學的他接掌了爸爸留下

的公司。他雖是學生,卻靠著過人的經商天賦和狠辣的手段把公司打理得有聲有

色,成為了商場上所向披靡的長勝將軍。可是宋氏企業的小開——宋子斌那個王

八蛋,竟然敢使陰招搶走本該屬於他們楊氏企業的生意,讓至今還從未在商場上

嘗過敗北滋味的他,第一次嘗到了失敗的滋味。



一直追求完美的他,竟然嘗到了失敗的滋味,這簡直就是奇恥大辱,是他人

生中永遠無法抹滅的汙點。他不想辦法報復宋子斌,他就不姓楊。



可是要怎麼報復宋子斌呢?楊洛皺起眉頭沈思,修長白皙比女人還漂亮的手

指輕輕敲打著桌子。宋子斌最近可是運勢正旺,事業、愛情兩得意,上個月不僅

坐上了宋氏企業總經理的寶座,而且後天就要和知名企業家張玉琿的獨生愛女張

皖兒結婚了……



哼!他絕不會讓宋子斌繼續得意下去的,他一定要想盡一切辦法,讓宋子斌

身敗名裂失去一切,變成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叩!叩!」



當楊洛正在想著要如何報復宋子斌時,忽然響起了敲門聲。



楊洛擡眸一看,只見門邊不知何時站了一個年紀大約十六、七歲的美少年,

這個少年正是楊洛的弟弟——楊澄。楊澄和楊洛都繼承了楊夫人的美貌,長得比

女人還漂亮,只是楊洛長得比較豔麗妖媚,而楊澄則長得非常清麗可愛。



楊澄走到到楊洛面前,見他臉色不好,笑著調侃道:「哥,你怎麼了,怎麼

愁眉苦臉的?該不會是被女人甩了吧!」



「你胡說八道什麼,你哥我長得如此玉樹臨風、帥氣瀟灑,怎麼可能會被女

人甩。我告訴你,只有你哥我甩女人的份,哪有女人敢甩我。」楊洛毫不客氣地

嘗了弟弟一個暴栗。因為爸媽去逝得早,小澄可以說是他一手帶大的,所以他們

兄弟倆感情極好。



楊澄惡毒地笑道:「是嗎!甩女人?你這個連女朋友都沒有的人,還敢在這

裡說大話。我說哥,你也都快二十九了,還是趕緊找個女朋友吧,免得再過兩年

等你『人老珠黃』,可就沒人要了。」



「什麼叫人老珠黃,人老珠黃是用來形容女人的好不好,真不知道你們語文

老師是怎麼教你的,連成語都不會用。還有我的終身大事不勞你操心,我這麼優

秀完美,一般的庸脂俗粉怎麼配得上我。」楊洛是個超級自戀狂,雖然喜歡他的

男人、女人一大堆,可是沒有一個他看的上眼的。



「……」又來了!楊澄受不了地翻了個白眼。



「對了,你今天怎麼會有空來公司,你不是說公司悶的要死,最討厭來公司

的嗎?」楊洛狐疑地看著弟弟,根據以往的經驗,小澄會來公司找他準沒好事。



楊澄笑眯眯地道:「我會來公司,當然是因為我想哥哥你啊!」



「少來,你是我一手帶大的,你腦子裡想些什麼我會不知道,你是無事不登

三寶殿,你來找我肯定是又要我買什麼給你,對吧!」楊洛肯定地道。



「哥,你真是聰明,什麼都瞞不過你。」被拆穿的楊澄乾笑了兩聲。



「少給你哥灌迷魂湯,有什麼事說吧!」



「其實是這樣的,前幾天我看中了一張車,是新款的法拉利,我想求哥哥你

買給我。」



「要多少錢?」



「不貴,才四百多萬。」



「四百多萬,還不貴?你當我是開銀行的,你這個喜歡亂花錢的敗家子。」

楊洛大叫。



雖然擁有億萬家產,但楊洛卻愛財如命,號稱一毛不拔不?鋼鐵公雞,是出

了名的吝嗇鬼。而他弟弟楊澄卻和他恰恰相反,楊澄一向出手闊綽,喜歡亂花錢,

是個有名的散財童子。



他拉著哥哥的手,眨著漂亮的大眼睛,可憐兮兮地央求道:「哥,你不要這

麼小氣嘛!四百多萬對你這個楊氏企業的總裁而言,不過是九牛一毛而已,你就

買給我嘛!」



「再有錢也不能亂花,照你這麼花,有再多錢也不夠你花。你知不知道節儉

二字怎麼寫啊!我這個堂堂楊氏企業的總裁,都才開一百多萬的寶馬,而你只是

個高中生,竟然想開四百多萬的法拉利,這像話嗎?」楊洛聲嚴色厲地斥責道。

雖然很疼弟弟,但他也絕不允許弟弟亂花錢。



「……」楊澄無奈地歎了口氣,他怎麼會有這麼個小氣的哥哥,幸好他知道

以哥哥的脾氣是絕對不會答應買車給他的,所以早做好了準備。呵呵,今天他非

要哥哥的荷包大出血不可。



「哥,如果我能幫你想辦法報復宋子斌,你願不願意答應買車給我。」美麗

的臉上揚起一抹可愛的笑容。



「你怎麼會知道宋子斌的事?」楊洛心中一驚,狐疑地看著他。



楊澄訕笑道:「你這個叱吒商場、威名赫赫的楊氏企業總裁,竟然被人打敗

了,這麼大的事早在外面傳開了,作為你弟弟的我怎麼可能不知道。哥,你知道

那些媒體把你說的有多難聽嗎?媒體都罵你活該,說你平常高傲自大、目中無人、

自以為很了不起,現在終於受到教訓了,真是蒼天有眼,大快人心啊!而那個打

敗你的宋子斌則被媒體稱讚是多麼多麼的優秀,多麼多麼的了不起。」



「可惡!」楊洛氣得雙目赤紅,滿臉鐵青。「是哪些媒體說的,我一定要搞

垮他們的公司。這一切都是宋子斌那個王八蛋害的,我一定要叫他好看,後悔搶

我楊洛的生意。」楊洛氣得雙目赤紅,滿臉鐵青。「小澄,我答應你,只要你能

想法子整死宋子斌,我就買法拉利給你。記住,你想的法子一定要夠狠、夠毒,

最好讓宋子斌身敗名裂,失去一切,成為過街老鼠人人喊喊打。」



他現在恨不得吃宋子斌的肉,喝宋子斌的血,只要能報復宋子斌,別說買一

輛法拉利給小澄,就是買十輛法拉利給小澄,他也願意。



他對這個弟弟可是信心十足,小澄雖然長得比天使還可愛,可是骨子裡卻是

個十足的小惡魔,奸詐陰險得很,他相信小澄想出來的辦法一定能讓宋子斌好看。



看著楊洛一臉陰狠怨恨的表情,楊澄勾起了嘴角。看來老哥真的很恨宋子斌,

竟然為了報復他,而願意答應買法拉利給他。要知道他這個老哥可是出了名的吝

嗇鬼,平常可是節儉的要死,花一塊錢都要考慮個半天,實在讓人很難相信他是

個擁有億萬家產的大富豪。



他莫測高深地笑道:「其實想讓宋子斌身敗名裂,失去一切,成為過街老鼠

人人喊打很簡單。哥,你知道什麼是同性戀嗎?」



「當然知道,同性戀不就是只喜歡同性的變態嗎!」楊洛對同性戀這個詞並

不陌生,長相美豔的他,從高中開始就被很多喜歡同性的男人追求,不過那些男

人都被他打得滿地爪牙,落荒而逃。



「你要報復宋子斌,只消在宋子斌結婚當天,找個男人冒充他的同性戀人去

鬧場就行了。同性戀在西方雖然早已被大眾接受不再被當做異類,可在咱們中國

還是種違反人倫的禁忌,是不可恕饒的罪。如果讓大眾知道外表英俊瀟灑、風度

翩翩的宋公子竟然是個同性戀,你猜會怎麼樣?」清麗可愛的臉上露出和外表完

全不符的惡毒笑容。



「這個主意真是妙啊!以宋子斌的身份,他婚禮那天一定會有很多上流社會

的達官貴人、商賈巨富會去,到時我們找個人冒充他的同性戀人去鬧場,在大家

面前誣衊他是同性戀,是為了掩飾自己的性向才結婚的,他一定會被眾人唾棄,

身敗身裂,成為過街老鼠人人喊喊打的,哈哈哈……」楊洛高興地放聲大笑,細

長的鳳眸裡閃爍著令人不栗的光芒。「不愧是我楊洛的弟弟,你果然沒讓我失望,

竟然能想出如此毒辣的狠招來。」



對哥哥的稱讚,楊澄微微一笑,「謝謝你的誇講。」



「可是我要去哪裡找人冒充宋子斌的同性戀人呢?」楊洛問。



「這個簡單,你隨便去找個還沒出道但很有演技的演員就行了。你最好找個

年紀小一點,還是未成年,看起來很單純的男生,這樣更能讓人覺得宋子斌是個

人面獸心的傢夥,竟然玩弄未成年。」



「有道理,只是隨便在外面找的人我不放心。找去冒充宋子斌同性戀人的人,

必須是個很可靠絕對不會出賣我們的人,免得節外生枝,到時不好收拾。要去哪

找這個人呢?……有了!」楊洛忽然看著弟弟笑得非常非常的詭異。



楊澄被他看得毛骨悚然,心裡有一股很不好的預感。「你該不會是想……讓

我去冒充宋子斌的同性戀人吧!」



「嗯!小澄真聰明,世上再也沒有比你更瞭解我的人了。」楊洛笑眯眯地點

頭。



「不行!我不答應。」楊澄果斷地拒絕。



雖然這個主意是他出的,可是要他去冒充宋子斌的同性戀人,這也太離譜了,

他可是只喜歡漂亮女人的正常男人。何況冒充宋子斌的同性戀人,在他的婚禮上

鬧場,可是有很大風險的,鬧場後能不能全身而退,可是個大問題。



「小澄,你就幫幫哥哥吧!你真的是冒充宋子斌同性戀人的最佳人選,你看

你才剛滿17歲,正好是未成年,長得又這麼清純秀麗、柔弱纖細,而且你非常

聰明,演技更是超一流的。我相信再也沒有人能比你更能勝任這個堅巨的任務了。」

一副標準的引誘天使的惡魔表情。



「我真懷疑你到底是不是我的親哥哥,連這種話你都說得出來,你怎麼能把

自己的親弟弟往火坑裡推。你有沒有想過做這件事是有風險的,如果我在宋子斌

婚禮上鬧場後不能全身而退可怎麼辦?而且如果讓人認出我是楊家的二少爺,是

你楊洛的弟弟,到時宋子斌絕對會懷疑到你頭上的。」楊澄搖頭大叫。



「這點你不用擔心,鬧完場你就趕緊開溜,我會派人接應你的。至於會被人

認出你是我弟弟,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你從不出現在媒體面前,也從不參加上

流社會的宴會,怎麼可能會被人認出來。再說了被認出來又怎麼樣,宋子斌還敢

把你吃了不成。你不要怕,萬事有哥哥頂著呢!」楊洛保證道。



「我不幹,你還是去找別人吧!」楊洛還是搖頭。雖然哥哥這麼說,可是他

還是很擔心。他雖然從沒有見過宋子斌,可是也曾聽過他的傳言,傳言中他是一

個口蜜腹劍、心狠手辣、陰險狡詐的笑面虎,凡是得罪他的人下場都會非常慘。



幫哥哥出主意惡整宋子斌還可以,但要他親自上陣,還是算了吧,因為那實

在太危險了!



見弟弟還是不答應,楊洛失去耐性,威脅道:「如果你不答應,你就別想要

法拉利了。」



「哥,你怎麼能這樣,你不是說過只要我幫你想辦法報復宋子斌,你就答應

買法拉利給我的嗎!你太卑鄙了,竟然出爾反爾。」聞言,楊澄立刻大叫。



「我改變主意了不行嗎!我告訴你,如果你想要法拉利,就聽我的去冒充宋

子斌的同性戀人,不然你這輩子都休想我會買法拉利給你。」被罵卑鄙,楊洛一

點都不生氣,反而笑眯眯的。



能在爾虞我詐、勾心鬥角的商場上縱橫多年的楊洛,絕不是什麼正人君子。

自從接掌公司後,為了能在商場上生存,他不知曾被多少人罵過卑鄙。



「好,我答應你,但你絕不能失言,一定要買法拉利給我,不然我和你沒完。」

咬牙切齒地狠狠瞪著像狐狸一樣陰險狡詐的哥哥,楊澄考慮片刻後終於點頭答應。



唉!沒辦法,雖然很怕和宋子斌打交道,但他實在很喜歡那輛新款法拉利,

為了能得到心愛的法拉利,他就犧牲一下,冒一次險吧!



見弟弟終於答應,楊洛頓時喜笑顏開,伸手把弟弟拉到身邊,揉了揉他的頭

發。「放心好了,只要你答應幫哥哥狠狠教訓宋子斌,哥哥一定會買法拉利給你

的,絕不失言。我們現在好好商量一下,到時要怎麼教訓宋子斌,我們……」



………



同時在遠處正陪著未婚妻試婚紗的宋子斌,連打了好幾個大噴嚏。



見未婚夫一直打噴嚏,張皖兒關心地問:「子斌,你怎麼了,是不是哪裡不

舒服?」



「沒什麼,可能是感冒了,你不要擔心。」看著穿著雪白的婚紗,美豔不可

方物的未婚妻,宋子斌笑著讚歎道:「皖兒,你真美!」



「你就會哄我開心。」張皖兒羞澀地低下頭,美麗的臉上染著兩抹紅暈。雖

然被很多人誇講長得漂亮,可是被自己心愛的未婚夫誇講,還是會覺得不好意思。



他溫柔地微笑道:「我沒有哄你開心,我是說真的,你真的很漂亮,你是我

見過最美的女人,你知道我有多愛你嗎?寶貝。」



「我怎麼知道,我又不是你肚子裡的蛔蟲。」張皖兒不好意思地嬌嗔道。



「好,既然你不知道,那麼我現在就告訴你。我愛你,寶貝,你是我在這世

上最愛最愛的女人,沒有你我根本活不下去。」彎腰低下頭凝視著她,宋子斌細

長的眸子裡盛滿了濃得化不開的深情。



「我也愛你,這世上我最愛你,沒有你我也活不下去。」聞言,張皖兒感動

得差點掉下眼淚,伸手緊緊抱住宋子斌。



摟住她的纖腰,宋子斌向她承諾道:「皖兒,我向你保證,我會給你幸福的,

讓你成為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子斌……」張皖兒激動得說不出話來。



伸手輕輕撫摸著她烏黑美麗的長髮,宋子斌的嘴角掛滿了笑容。張皖兒還真

是個頭腦簡單的傻女人,才幾句甜言蜜語就把她哄得暈頭轉向,對自己神魂顛倒、

死心塌地的。如果不是為了得到張老頭的公司,壯大自己的勢力,他才不會大費

周章的去追求張皖兒,並且這麼早就走進婚姻的墳墓,娶張皖兒這個空有美貌沒

有大腦的花瓶為妻。



小鳥依人般的靠在宋子斌寬厚結實的胸膛裡的張皖兒,並不知道他的真實想

法,她只覺得自己幸福極了,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她做夢都沒有想到,她竟然有一天能嫁給白馬王子似的子斌。子斌不僅長得

英俊瀟灑、風度翩翩,而且溫柔體貼、幽默風趣,是所有女人的夢想,能嫁給他

做妻子,是她幾輩子休來的福氣。好希望後天趕緊到來,讓她趕緊成為他的妻子

……



張皖兒並不知道,後天等著她的並不是幸福和甜蜜,而是痛苦和絕望……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