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护士病房中的爱爱2    


护士长又说︰「想摸我吗?」我失控的说︰「想……想啊。」护士长嗲嗲的说︰「来吧,摸我吧。」我莫名的
问︰「你在哪里?」护士长柔声的说︰「用嘴巴,用嘴巴说出摸我的部位。」我没有会意,只顺口说︰「胸部。」
护士长听我好像并未会意,引导我︰「不能这样说,你要说︰『我用手轻揉你柔软的胸部。』这样才行。」我突然
会过意来︰「我用我的手揉你丰盈附有弹性的乳房。」只听护士长「嗯」的一声︰「对,就是这样,继续。」我开
始幻想着我揉搓护士长的胸部,接着把感觉说出︰「哇,好有弹性的乳房,我的大拇指轻轻按在护士长的乳头上。」
只听护士长说︰「嗯……叫人家小娟。」我随即说︰「我玩弄小娟的乳头……」只听护士长说︰「嗯,好舒服,小
娟的肉洞已经湿了。」我心想︰「哇,好淫荡的护士长。」在声音及幻想的刺激下,将电话用左肩和脸颊夹住,右
手盖上被子,将裤子脱下,掏出涨大的肉棒,缓缓套弄起来。

护士长淫荡的说︰「小娟已经将被淫水沾湿的红内裤褪下,双腿大开的架在桌上等你的肉棒进来。」我心想︰
「我何尝不想进去。」接着说︰「我用湿润的双唇及舌头舔弄你的乳头。」护士长更淫荡的说︰「喔,小娟的肉洞
中淫水不断的流出,小娟用右手中指揉着里面的小豆豆,啊,好舒服……」我还没说话,电话就挂上了,害我亢奋
的情绪无从发泄,只好穿上裤子将电话挂上,正要起床时,护士长打开病房门,只见她医生服下穿着红色丝袜及红
色系带式高跟鞋,脸上春情荡漾的对我说︰「抱我。」


四、一发难收的情欲

我坐在床沿,看着护士长慢慢地向我走近,缓缓来站起身,说︰「护士长,这……」心中兴奋与惶恐的交战使
我语无伦次,只见护士长走到我面前,并转身将布帘拉上,我只有不知所措的站在当地。

护士长脸泛潮红,眼神似乎都变的淫荡,褪下医生服,我望着眼前的春光,喉咙「咯」、「咯」做响,只见护
士长浑圆上挺的双峰上,红色乳头似乎轻轻的颤抖,小腹下的黑森林长又密,红色的丝袜套住一双美丽均匀的腿,
红色高跟鞋的系带圈住脚踝,使脚踝形成诱人的曲线,我原本渐渐软垂的肉棒又因眼前的景像涨大起来,心里「扑
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接着,护士长脱下我的裤子并且蹲了下去,我坚挺的肉棒随即弹出,打在护士长的脸颊上,护士长吓了一跳,
看了我一眼后毫不犹豫将我的肉棒吞入口中,我只感到肉棒处于护士长温热湿滑的口中,心想︰「哇,好舒服喔。」
护士长开使用嘴缓缓的套弄我的肉棒,右手轻抚我的阴囊,左手在我右腿外侧来回游移。

我只觉一阵阵的刺激从肉棒传至身上的每一处,这种刺激催逼着我的精液就要出关,这时护士长将我的肉棒吐
出,使得我的精液又慢慢的倒流回去,只有些许从马眼流出。

只见护士长双手撑在床上,两腿站地大分,屁股翘高高翘起,回头对我说︰「换你让小娟快乐了。」我右手握
住沾满护士长口水湿滑的肉棒,往护士长湿润的肉洞口猛刺,本想学A片中男女交欢的样子插入,却哪知没那么简
单,只觉龟头遇到障碍物,滑过阴蒂顺势往护士长小腹下钻出,护士长痛了一下,叫道︰「啊呦,轻一点……弄痛
人家了。」我握住肉棒准备再次突击时,护士长急道︰「等一下,这样你比较好进来。」说着将身体靠在床上,双
手向后绕过白皙的屁股,十指将肉洞扒开,接着说︰「快进来吧。」这时我才真正的看清女人私处的构造,原来不
是只有一个洞而已,微凸的阴蒂夹着一个小洞(那时还不知道是尿道)几不可见,上面十指扒开处湿滑的肉洞两边
有些疙瘩,中间有一圈如屁眼般的肉环,正看着出神,却听护士长催促的声音︰「快点进来呀,发什么呆!」我提
起肉棒,对准被扒开的洞口狂刺了进去,只痛得护士长哀叫道︰「啊!痛……痛,你……轻一点。」我在高涨的惜
下,哪管她三七二十一,学着A片中的动作,用肉棒在护士长的阴道内狂抽猛送寻找快感。

护士长在我强烈的攻势下唉叫︰「你……痛,痛死我……啊,痛……」我听护士长的唉叫声,更激发我潜在的
性欲,抽动的更加迅速,护士长的阴道也因肉棒的刺激下,水越流越多,也越来越宽松,由痛楚转变为欢愉,浪叫
︰「喔!我的亲亲宝贝……啊,嗯……好舒服,你……插的……我……嗯……」我心中的兴奋真是无可比拟,阵阵
的趐麻感遍及下腹部,护士长的叫声也越来越欢愉︰「啊,嘶……喔,嘶……啊,快……快……喔……」突然间,
我的脚底板一阵颤抖,趐麻感顺着小腿至大腿,一直到达胯下,精门一松,大量的精液狂射而出,射入护士长的阴
道内。

护士长也因为子宫被精液的强力冲入,口中低吟着︰「噢,噢……」无力的趴在床上享受着精液带给她的刺激,
突然一阵尿意,只觉全身的精力就要随着一股热流狂泻而出。

就在这个时候,我把肉棒抽出护士长的肉洞,一股阴精随着我龟头拔出而慢慢流下,混着精液的阴经略带浊白。

我看着护士长软瘫的姿势,本来伸直的双腿,这时也无力的弯曲着,又见阴精顺着大腿慢慢流至小腿,在脚踝
处画下句点,那一条残留在丝袜上的痕迹,形成美丽了图案,我激情未了,肉棒依然坚硬,正想提棒载入,龟头才
碰到护士长的阴道口,只听护士长气喘且无力的说︰「不……不要了,人家……小穴痛死了,哪……哪经的起……
你再……」我为了消我的欲火,却不管她的死活,肉棒突入了肉穴中,护士长哀求道︰「我真的很痛呀,不要……」
我只顾我的动作,又在她穴中抽动了起来,护士长又求道︰「你……不要……」护士长见求我无用,只得说︰「这
里不要了,啊……用屁眼好吗?」我一听之下停止了动作,一时还不明白,问︰「什么屁眼?」护士长见我停止了
动作,鼓吹我说︰「嗯,就是插我的屁眼呀。」怕我不答应,接着又说︰「那里又紧又舒服,有不一样的感觉喔。」
我虽然之前就听过「后庭花」之味,但却是想也不感想,因为我没有那种勇气将肉棒放入人体排放废物的通道之中,
听人说起时,只觉得很脏很心,也想象不出,这样子女人为什么会觉得爽,应该会痛才是。

我用力的摇头说︰「不要,那很脏耶。」

护士长怕我又攻击她肿痛的肉穴,又说︰「不会,护士长的已洗干净了,不会脏的。」我依旧摇头说︰「不要,
不要。」接着抽动起肉棒。

护士长身体一直躲缩,嘴里唉声连连,我看了也不好意思了,心中想︰「或许真的感觉不一样。」又想︰「不
管她脏不脏,试一试就知道。」将肉棒抽出,正要往护士长的屁眼插入时,心中不免有些犹豫。

护士长见我心意有变,更鼓励我进入,对我说︰「快呀,很舒服的的。」又说︰「快,等一下你肉棒上的水干
掉就不好进了。」我深吸一口气,大着胆子提起肉棒往护士长的屁眼中插入,只感到龟头一阵紧绷感,护士长却深
沉的「喔」的一声。

五、盛开的后庭花

那紧绷的感觉就像用食姆两指紧握住肉棒的感觉,虽然肉棒已经很湿了,却还是很难进入,直到龟头挤了进去,
才听护士长解放般的「嗯」了一声。我随即再插入一些,护士长忍痛说︰「对……慢慢,对,就是这样……」我涨
大的肉棒被这种紧束感弄得阵阵跳动,心想︰「滋味倒也不错。」却不敢完全插入,只插入一半就抽动了起来。

护士长趴在床上,口中哼哼唧唧的浪叫着,我本来只是半抽半送,听到护士长的淫浪声,冲击我的惜越来越强,
到后来也不管了,猛插猛送了起来。护士长的叫声跟着也大了起来︰「喔!我……我的宝贝,你弄得我好爽……啊!
啊!我受……受不了了……」护士长的叫床声听得我的精液再也管不住了,一阵阵趐麻感的催逼之下,将精液射入
护士长的肛门中,护士长也长长的「嘘…」了一声,说︰「快扶我去厕所。」我抽出肉棒,扶起护士长往厕所走去。

将她放在马桶上,我走到旁边将我沾着粪便的肉棒洗净,护士长却催促着对我说︰「洗好了赶快出去,你在这
里我拉不出来。」我「喔」的一声,将肉棒洗净后走出浴厕,护士长在浴室内大声对我说︰「把我的衣服拿进来。」
我依言将衣服拿给护士长,走到床边穿好衣服,口却渴了起来,拿着杯子想要倒杯水喝,水壶内却没有水了,只好
到走廊外面的茶水间喝水。

走出病房外,往茶水间走去,却见到茶水间的门是关上的,走过去正要推门而入时,只听到里面传来「唉」的
一声,不免好奇偷偷一看,只见到送饭阿姨坐在洗餐台上,一脚踩在台边,一脚垂下脚尖撑在地下,裙子翻起至腰
际,右手伸进内裤中掏弄,左手则向后扶着墙壁,口中喃喃自语,听不清楚她讲什么,清丽的面容上双唇微开,双
眸紧闭,脸泛潮红。

我不敢相信眼前的画面,肉棒又再次坚挺了起来,虽然略感微微涨痛,但心中的欲火被点燃时,却如朝阳照地
般的无穷无尽。我突然有一股冲动,想要进去抱住阿姨,却又不敢。

正在迟疑的时候,却见阿姨全身紧绷、身体后仰,接着几下颤抖之后,上半身突然向前弯曲,接着慢慢挺直,
站了起来,转身洗净了手,将衣服整理好,端起洗餐台上的餐盘,就要往门口出来,我赶忙跑回房间,坐在床沿「
嘘、嘘」喘气。

情绪稍平,想起浴厕中的护士长,走到浴厕中却没有见到她,想必她应该在我出去时自行走了,心中若然有失。

我躺在床上正感无聊时,只见病房门外探了一个头进来,不是别人,正是萍妹。只见她对我笑了一笑,对我招
了招手,轻声说︰「来,跟我来。」我心中好奇心顿起︰「她找我干嘛?该不会是……」赶紧起身走出门外,跟在
她后面,心中淫念已起,看着她那娇柔的背影,心想︰「能和她来一次该有多好。」又想︰「不知道她找我做什么。
咦,怎么走到医院外面了?」只见萍妹走出医院门口后右转,我赶紧跟上,心里纳闷︰「该不会是赶我出院吧?」
只见她绕过树丛,回头看了我一眼,转身继续向前走,我跟着绕过树丛,看见医院的外墙向下砌了一个方形的大凹
洞,里面停了四辆救护车,还有三台的空间,我才知道,原来这是医院救护车的停车场,心中奇怪道︰「萍妹带我
来这里做什么?要我去载谁么?」接着又想︰「别闹了,我的手这样怎么开车。」只见萍妹站在左首数来第一辆车
的后面,向我招手,说︰「来呀。」我走下斜坡,朝萍妹走了过去,却见到萍妹掏出一串钥匙将车子后门打开,她
对我笑了一下,接着将门向上掀起,然后爬上去,我疑惑的看着她转过身来,侧坐在单架上,抬起头来对我说︰「
快进来呀,发什么呆。」我爬了进去,萍妹又对我说,把门拉下来,我依言将门关上,转过头去等萍妹的指示,却
见到萍妹已将护士服脱下,露出白皙的肌肤,白色缕空的胸罩缓缓滑落,不大不小的乳房出现在我眼前,可爱粉红
的小乳头站立在十元钱币大小的乳晕上。又见她下半身微提,两手合力将护士服褪到脚踝,屁股坐定时两脚交互将
护士服脱离,并将它放在侧边的椅子上。

我只看得口干舌躁,眼前的景像实在是刺激,加上这种随时都会被人发现的刺激感,两种感觉加在一起,使我
的心跳加速,更使我的肉棒涨大。

看着萍妹脱下白色缕空的内裤,身体躺了下去,左脚跨过单架踩在另一边,白色丝袜包住的两腿大分,双手遮
住了私处,不好意思的转过头,说︰「你……可以了。」我也没管她说这句话是不是合逻辑,也不管这时候会不会
有人看到,将身上的束缚全部脱掉,右手提着她的左手慢慢离开她盖着私处的右手,接着又将她右手拿开。

只见稀疏的阴毛下粉红色的肉缝,因为脚的的大分,将肉缝微微拉开,小阴唇的嫩肉也露出一些,我用右手轻
轻扒开大阴唇,小阴唇也跟着牵动曝露出阴蒂和洞口,我看着出了神。

因为这是我第一次清清楚楚的看清女人私处的模样和构造,回想以前,姊姊和她同学的私处一直都没能清楚窥
到,至于玲姊和玲妹病房中那次,因为灯光太暗没能看清,到了厕所玲姊骑在我身上时,又因为角度的关系,没能
见到全貌,跟护士长时,也只匆匆一眼,没有仔细看清楚,那送饭阿姨更不用说了,隔着内裤什么也没看见,只有
这时……萍妹却被我瞧着不好意思起来,左手拨开我的手,右手遮住私处,说︰「你看什么啦,人家会害羞耶。」
我再度拨开他的手,挺着肉棒正要进去时,萍妹急道︰「等一下。」见她右手在嘴边抹了些口水,擦在肉洞口四周,
对我说︰「好了,可以了。」我才又挺着肉棒往肉洞内插入,才插入半个龟头,就听见萍妹唉声连连,只见她秀眉
紧促着说︰「慢……轻……痛……轻……」我好不容易才将龟头插入,却发现萍妹的肉穴比玲姊和护士长的肉穴要
紧的多,感觉有点像插入护士长肛门一样的紧缩,但却又觉得似是而非。我发现萍妹肉穴外面因为沾有口水而较容
易进入,里面却是干的,被龟头带入的口水也因为与肉壁的摩擦而损失,只好缓缓的抽出。抽出半个龟头后,又缓
缓插入,直到进入三分之一时,又缓缓抽出。

就这样一次比一次深入,就在我龟头抵住萍妹的子宫口时,我停下了动作,只听萍妹长长的「喔……」显得如
释重负。

六、密室中的教学

我缓慢的抽动起来,萍妹又开始重重的呻吟,显的痛苦异常,身体也因为疼痛而扭曲。

我也渐渐地掌握住作爱的技巧,虽然经验不丰富,却也从几次做爱中吸取经验,慢慢发觉,原来不是一的快速
抽送,对方就会爽快,还是必须要有浅入浅出深入深出的不同。

慢慢的待淫水渐多的时候,我慢慢抽出只剩龟头,再猛然抽入直抵子宫口,萍妹的身体像是遭受电殛般的抖了
一下,口中「啊」的一声,显得很爽的样子,我又缓缓抽动,突然猛地直抵子宫口,萍妹又「唉」了一声,我看奏
效,又照作了几次后,加快了抽动的速度,萍妹的阴道也因为肉棒的伸缩而渐渐宽大,虽然还是蛮紧的,却没有先
前那么紧,这感觉跟玲姊及护士长的阴道比起来,萍妹的最紧,玲姊的次之,护士长的最快松开,且松开的幅度最
大,心想︰「大概是结过婚的女人较容易变大,可能是常被通吧。」我抽送的速度越来越快,连救护车都开始晃动
有声,萍妹的浪叫声也来越大声,我却在萍妹紧缩的阴道刺激下,将今天第三次射的精液,在萍妹尚未达到最尖端
的快了时,全数射入了萍妹的阴道中。

我趴在萍妹身上喘息着,萍妹两手勾着我的后颈,两片湿热的唇在我脸部及嘴上乱吻,双腿也勾着我的后腰紧
束着,我静静的享受着这般甜蜜的温柔。

萍妹渐渐的放慢动作,轻轻将我推离她的身体,我顺势坐在侧边的椅子上,萍妹也坐了起来问我︰「舒服吗?」
我点了点头,「嗯」的一声,见萍妹穿起护士服,我才醒悟到这是在室外,被人发现就遭了,赶忙穿起衣服,萍妹
穿好衣服打开救护车后门,转头对我说︰「好了吗?快一点。」我穿好衣服跟着萍妹下了救护车,见她往侧边的小
门进去,我赶紧也跟了进去,却见里面是一间不大的房间,除了我进来的门不算,另外三面墙上各有一个门,我心
里纳闷︰「萍妹是进哪一个门?」我不敢开启其它的门,怕见到别的人,要是问起我为何在这里,我怎么去解释。
正要掉转身从原路回去时,却听见一个女人说︰「既然已来了,为什么又要走?」声音闷闷的,好像隔着木板对着
自己说话。

我转过身来,却只见到三扇紧闭的门,心中惊道︰「该不会是撞鬼了吧!」我正要转身逃离,那声音又说︰「
你好偏心喔,跟那么多人好却又不理人家。」我听了这说话的声音,像极了杨美惠的声音,大胆的问︰「你是杨美
惠吗?」那声音又说︰「明明知道我在这里,却又转身要走,我及不上她们吗?」言词之中抱怨意味很大,但说话
语调显得高兴。

我急忙的说︰「我没有见到你,不知道你在这里。」杨美会说︰「你怎么叫得出我的名字?」我想︰「她分明
就是在挑逗我,只要好好把握,想必也能一亲芳泽。」跟着回她的问话︰「我叫得出你的名字,是因为你是这间医
院最漂亮的护士,我早就暗暗的喜欢你了。」果然她一听之下觉得很欢喜,对我说︰「那你还等什么?」我抓着头
问她︰「我不知道你在哪一间。」她却兴奋的说︰「你慢慢的找,找到后只能看,没有我的指令不能进来。」我「
喔」的一声,心想︰「那还搞什么?」但还是从左首那扇门开始开启,里面黑漆漆地,猜想应该不是这里,转身开
启中间那一到门,没想到里面依旧是没人,我心中却想︰「不会最后一扇门里也没人吧,只是被耍了。」走到右首
那扇门前,心中又想︰「应该只是耍我,她那么美丽,不可能会诱惑我……」突然一个念头闪过︰「遭!该不会是
我和萍妹在救护车中作的事,被她看见了,她是在用吓来惩罚我,所谓的『你和那么多人好,却又不理人家。』云
云,是她要警告我,她已经知道了,并不是要挑逗我。」心中暗骂自己会错意了,不知不觉的将第三扇门打开。

只见到里面是意见储藏室,昏暗的灯光下几个用木箱排成的「床」,上面着白色的棉被,棉被上面是一个充满
活力的美丽躯体,白皙的肌肤只穿了吊带丝袜及白色的高跟鞋,这人不是别人,就是「院花」杨美惠。

她对着我浅浅微笑,浑圆的乳房上,顽皮的粉红乳头点缀着,似乎在缓缓跳动,肚脐美丽的凹洞,使得平坦的
腹部更加诱人,尤其黑色卷曲的阴毛在雪白肤色的衬托之下,更显得神秘而深远,挺直的双腿交迭,更展曲线。

我举步向她走去,只听她甜甜的说︰「把门关上,坐到这里。」说着,向她「床」的对面一口箱子指了一下。

我依言将门关上并坐在箱子上,两眼直视着眼前的大餐,股间之物早就涨到极限,我真怀疑,为什么我一天三
发,这「家伙」还是那么有精神?

杨美惠说︰「等一下不管看到什么你都不可以碰我,直到我说可以才行。」我回道︰「好,好!」杨美惠对着
我坐着,向着我跨下的「帐棚」看了一眼,微微的一笑,此情此刻我好想死了。古人说的︰『一笑倾城。』莫过于
此,其实只要是如此美女对我一笑,我就算是皇帝也把江山给她了,这只是一时的情绪激动而已,却不知道她是在
笑我跨下的「帐棚」。

我见到她将套着白色丝袜及高跟鞋的美腿曲起微开踩在「床」边,右手遮住私处,身体后仰靠在后面的纸箱上,
左手撩了一下长垂及肩的秀发,整齐的牙齿轻咬擦着粉红唇膏的下唇一下,说︰「你等一下可以自己做。」我还没
会意,只见她双腿张的极开,两手趴开粉嫩的肉缝,对我说︰「我现在拨开的是大阴唇。」我仔细看着杨美惠完美
的阴部,听她继续说道︰「上面的突起物叫做阴蒂……」右手伸出食指虚碰在肉芽上端,我心中莫名︰「为什么要
对我做教学?」听她接着说︰「这里是大部分女人的敏感带,阴蒂两边下拉的两片肉叫做小阴唇,小阴唇下方深入
处叫做阴道。」她看了我一眼说︰「这是女人的外阴部。」我到现在才真正知道女人阴部的构造及名称,以前只听
人家说什么「洞口」、「妹妹」的,从不知道部位名称,我看了杨慧美的私处,加深了我对女人阴部的印象。

七、白衣天使的阴谋

见她放松双手,肉缝有弹性般的合闭,右手中指放入口中沾了些口水出来,慢慢挤入肉缝中,抵着阴蒂揉动了
起来,双腿也反射性的夹起,口中「哼、哼」作响,唉声说︰「这……就是自慰……」我按耐不住的就要上前抱住
她,却想起他叫我不可妄动,只可自己做,索性掏出肉棒套弄了起来,眼中见到她将两腿再度张开,右手仍然揉搓
阴蒂,左手中指插入被淫水湿润的阴道内进出。

我看的惜高涨,套动速度加快,耳中她的浪叫声︰「哈……喔……啊……啊……嗯……」我只感到一阵按捺不
住的惜,不管三七二十一,挺起肉棒往杨美惠的阴道插了进去,杨美惠也搂住我的后腰,咪着双眼对我说︰「嗯,
快……深一点……」我将我能出的力量全部付出在这活塞运动中,杨美惠放开搂住我的双手,双手由她大腿外侧勾
住双腿,双膝抵住乳房。这种姿势,使得她的私处完全暴露出来,而她两边的膝盖又因为我的动作而挤揉着她傲人
的双乳,使得她在如此刺激下很快就达到高潮,口中哼叫︰「喔……啊……啊……啊!啊!……啊!啊……我……
想尿尿……啊!啊……」我也在这种刺激下射出我今天的第四发,不是很大量的精液冲入杨美惠的阴道深处,杨美
惠也因为这样的刺激小腹收缩,臀部微抬抖动,微张的肉缝中射出一道水线,我眼捷手快闪了过去,虽然左手石膏
上被溅到一点,总算身体没有溅到。

待见到水线改为慢慢流出,杨美惠害羞的问我︰「你……看什么?」我转头看着后方,没有说话,将裤子拉好,
听到身后她坐起穿衣的声音,突然心中冒起许多问号︰「为什么在医院接二连三的有艳遇呢?为什么她们接二连三
的诱惑我呢?是巧合?是布局?我长得虽然不难看,但也不至于老少皆喜吧,更何况我只是个乡下来的无知少年,
为什么会对我如此呢?而每一个跟我完事后又都匆匆离去……」想到「匆匆」离去,不禁问道︰「喂,你……还在
吗?」听到后面没有响应,急转过身去,眼前只留下三口木箱排成的「床」和地上一摊杨美惠留下的排泄物,人和
棉被却踪影全无,我赶紧跑到门外寻找,却半个鬼影也没看见,心存疑惑的回到病房中。

一进到病房倒头就睡,我实在是累了,这一觉也没有睡多久,傍晚五点半就起床了。

上完厕所,回到病床边,听见有人开门的声音,回头看了一眼,原来是志明(很要好的同事),他走向我走过
来,问我︰「还好吧?」我转身坐在床沿说︰「嗯,还好。」志明说︰「那个暗恋你的明珠本来要过来看你的,可
是发饷日快到了,所以会计部都得加班不能来。」我不好意思的笑了一声,说道︰「不要乱说,她根本就没有暗恋
我。」志明要着说︰「谁说的,你不知道,你住院的这几天,它可视察不思饭不想的,原本充满笑容的脸上,再也
见不到一丝笑容,好像人家欠她几百万似的。」其实她暗恋我的事,全公司都已经知道,只是我没有过经验,不知
道要如何处置,且她还大我两岁,虽然长得不错,但我却不敢放手去追。

志明又说︰「喂,你姊姊什么时候介绍给我?」我说︰「你坐久一点,她等一下就会来。」志明说︰「真的吗?
可是我跟人家约好要去唱歌了,希望她快一点来。」我心里其实不想把姊姊介绍给他,因为我觉得志明配不上姊姊,
虽然志明跟姊姊同年纪,可是美丽的姊姊怎么能跟这个什么都平凡,毫不起眼的朋友交往呢?

这时,门又打开了,姊姊穿着米黄色的套装裙摆及膝,白色的丝袜下米黄色的系带式高跟鞋,踩着规律的步伐
向我走来,看了志明一眼对我说︰「有朋友陪你呀,那我回去了。」手上提着的东西放在桌上,微笑着对我说︰「
你要的东西我放在这里,还有一些水果。嗯,你手没问题吧?」我「嗯」的一声,姊解放好东西后,对我说︰「我
先回去了,好好照顾自己。」笑着点了一下头。

看着姊姊的背影消失在门后,我却看见志明还呆呆的看着缓缓关上的门,我叫了声︰「喂。」志明才如梦初醒
的慢慢转过头,口中喃喃的说︰「真漂亮,真漂亮……」我问他︰「你在那边念什么。」只见志明一边喃喃自语,
一边站起身来,走到门边打开门,我大声问他︰「喂,你要去哪里。」志明没有理我走出门外。

我心中莫名︰「搞什么呀,向中邪一样。」却不理他,拿了一颗姊姊送来的苹果啃了起来,心中不禁又想到这
几天发生的事情,心想︰「不管如何,今晚一定要探出事情的真相。」到了晚上就寝以后,我踱出病房,四下里暗
暗的,只有几个转弯的地方开着灯,我也不知道要去哪里找什么,只希望能偷听到她们的对谈,藉以找出疑点。

走到走廊的尽头转了个弯,前面也只短短的一节走廊,前方一扇门,右边一扇门。我看了看,正要转身的时候,
听到门里面传来许多女人的嬉笑声,我好奇的贴在右边这扇门上静听,却见到门上贴了一个牌子,牌子上写着「休
息室」,再转头看正中那扇门的门牌,那门牌上写的是「护士长室」,我才仔细听里面的动静,却听见一通大秘密。

听见玲姊的声音说︰「他呀……算是不错的。」又听杨美惠说︰「护士长最好了,让他前后通。」萍妹说︰「
护士长,后面是什么感觉?」玲姊说︰「你自己买根黄瓜通一通就知道了。」其它人都笑了起来。护士长说︰「好
了,说正经的,这次的实验品算是很好的,之前的两个实验品,一个不能使我们高潮,一个只能草草了事。所以,
我打算对他进行第二波实验。」突然,一个声音尊说︰「护士长,可不可以加?」我听那声音竟是送饭阿姨,没想
到她也在内。

护士长还没答话,玲姊却说︰「阿姨在第一次中没有尝到滋味,所以……」护士长说︰「放心好了,在场的都
要参加。」玲姊说︰「哇,学妹们,便宜你们了。」只听一个像铜铃的声音说︰「学妹门都已经准备好了……」我
听到这里不禁全身发麻,慢慢走回房间里,躺在床上棉被和头盖上,心里有一种被耍的感觉……

评论加载中..